寒门崛起

作者:朱郎才尽

文字大小调整:
??第一(曰)ri ,靖南县衙众官吏就在默契的磨洋工的氛围中↓班了,工作成果无限等于零。
??上班磨洋工,↓班打chong *锋。
??一放衙,众官吏可是积极神速的很,一分钟都没用,整个衙门就都空了。
??靖南县衙空了,但是距离县衙不远的和*** feng ***楼却是很快就人满为患。县丞张长孺,主簿姚文远,县衙六房胥吏,甚至昨晚喝多、抱恙在家、没上班的典史李达都在和*** feng ***楼。
??嗯,可以说除了县令朱平安不在外,整个靖南县衙有头有脸的人都在了。
??和*** feng ***楼被他们包了场,外面挂着“打烊恕不接待”的牌子,确保无人打扰。
??县丞张长孺俨然主人一样,端坐在首位,被众人众星拱月。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,山珍野味、海鲜shui *产无一缺席盛宴,每一道菜都做的色香味俱全,每一坛酒都散发着醉人的香味。众人推杯换盏,欢聚一堂。
??“哈哈哈,估计这会小县尊脸都绿了吧。”席上吏房典吏刘云山端着酒杯笑道。
??“呵呵,还这会,我觉的他脸早就绿了。哎,张大年,↓堂* na *会,小县尊不是叫住你,让你将积压的案件卷宗给他送过去吗,怎么着,听说你们刑房一天↓*| lai |*连一份卷宗都没整理chu **| lai |*。哈哈,你是没看到,小县尊从你们户房chu **| lai |*转到我们礼房的时候,* na *张脸拉的啊,* na *可是一点笑容都没有。”
??户房典吏王斌笑着接过话,说着推了推旁边坐着的刑房典吏张大年,笑着打趣了起*| lai |*。
??“呵,王兄你还有脸说人家张兄呢,你们户房不也一样嘛。小县尊问你们要统计县上欠缴钱粮赋税情况,听说你们一整天连一个村子都没能统计chu **| lai |*。呵呵,* na *得多大的村子才能让你们统计一天都统计不完......”礼房典吏徐志chong *户房典吏王斌挤了挤眼睛,促狭的笑着说道。
??“咳咳,没办法啊,堆积的案件时间久远,案情复杂,又经手了这么多任县尊,这卷宗啊放的是又多又杂,卷宗还残缺不全,整理起*| lai |*自然是困难重重。”刑部典吏张大年,笑着咳嗽了一声,笑着耸了耸肩。
??“嗯嗯,然也,然也,我们户部也是,***村子情况复杂,有成亲分家单过的,有chu *嫁闺女的,有寡妇改嫁的,这情况复杂的很,我们统计起*| lai |*也是困难重重。”户房典吏王斌仿照张大年的话,笑着跟着耸了耸肩。
??然后,两人相视一眼,嘴角展开一抹心照不宣的笑容。
??“呵呵,可拉倒吧你们......”众人闻言大笑不已。
??“哈哈哈,乌鸦落在猪身上,咱们谁也别笑谁。喝酒,喝酒......”刑房典吏张大年和户房典吏王斌两人端起酒杯,笑着遥敬四周的官吏。
??众人笑着碰杯,纵情畅饮。
??“呵呵,不瞒诸位,咱这小县尊*| lai |*我们刑房催卷宗时,得知我们一个卷宗也没整理chu **| lai |*时,屁都没敢放一个,嘴里还说我们辛苦了呢......”
??刑房典吏张大年放↓酒杯,笑着向众人chui 口欠嘘道。
??“呵呵,他除了咬着牙和血吞还能怎么办,他一个外*| lai |*的,乳臭未gan ,离开我们,他能做什么?!离开了我们大家,他一个光杆知县连个屁都放不了。”
??典史李达用手擦了一把胡子上的酒渍,接着shen 手从盘子里拽↓一个鸡* tui *,上去用嘴| si * che |↓*| lai |*一大块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,一边大口的嚼着,一边很是不屑的说道。
??“李大人说的是,只要我们大家牢牢的抱在一起,他一个乳臭未gan 的mao *头小子,还不是任我们rou& nie (一种手法)。”众人一阵点头附和,对朱平安这个知县分外不屑。
??“这个县尊的位置本应该是张大人的,他朱平安一个乳臭未gan 的mao *头小子,哪里有资格,哪里有能耐,能管得了我们这形势复杂的靖南县?”
??刑房典吏张大年端起酒杯,起身*| lai |*到主座上的张长孺跟前,拍马屁的敬了一杯酒。
??“哎,不能这么说......县尊是上面任命的,又岂是无能之辈。”县丞张长孺很受用张大年的话,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形,不过嘴上还是打着官腔道。
??“呵呵,他朱平安不是无能之辈,* na *全天↓就没有无能之辈了。他不仅是一个无能之辈,还是一个大蠢人,读书读傻了,在京城时竟然伙同弹劾严相爷,你说他不蠢?!”吏房典吏也过*| lai |*给张县丞敬酒,对朱平安大加诋毁,他消息灵通,早就打听chu **| lai |*朱平安被贬谪的原因了。
??“以卵击石,螳臂当车,他何止是蠢啊,简直是蠢到家了。”众人闻言哄堂大笑。
??“哦,对了,张大人,听说您jin *京结识到贵人了?”酒桌上众人好奇的问道。
??“诸位消息都够灵通的嘛,诸位都是自家人,我也就不瞒诸位了。我在京城通过妻舅结识了吏部的张郎中......”张县丞将身体往椅子上靠了靠,缓缓说道。
??“吏部的张郎中!!!我的张大人唉,我们可得抱住您的大粗* tui *,您关系都到吏部了啊,(曰)ri 后官途铁定亨通啊。我的张大人唉,您(曰)ri 后发达了,可别忘了我们这些穷兄di 啊。”
??众人一阵chui 口欠捧,甚至惯会拍马屁的刑房典史张大年真的过去抱张县丞的大* tui *去了。
??这就吃惊的受不了了?!
??张县丞眯着眼睛,嘴角勾了起*| lai |*,促狭的看向众人问道,“在我快离京的时候,你们猜,我又结识谁了?”
??“谁?”众人好奇极了。
??“严世蕃严小相爷。”张县丞没让众人多等,自己就迫不及待的揭开了谜底。
??“严小相爷?!!”
??酒宴众人诧异的张大了嘴巴,惊呼声宛若打雷一样,气氛瞬间就high了。
??“没错,就是严小相爷。在离京前几天,我侥幸认识了严小相爷的堂di 欧阳子士和严小相爷的好友罗龙文,正是通过他们得以拜见了严小相爷。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张县丞的眉mao *都要飞起*| lai |*了,仿佛浑身在发光一样。
??“张大人真是鸿福齐天啊,您结识了严小相爷,* na *平步青云就是眨眼的事啊。”
??人们一阵赞叹,对张县丞更是恭维。
??“不瞒诸位,在京城时,严小相爷已经让罗龙文给吏部打过招呼了,这靖南县的↓一任知县就是我张长孺。”张县丞眯着眼睛,昂起头扫视众人。
??“恭喜张大人,贺喜张大人。”众人一阵恭贺。
??↓一任知县啊,这好办,只要他朱平安成了前任不就成了吗。* na *我们就让他朱平安快点滚蛋,或者......在座的众人在酒酣耳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中达成了共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