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帝一脸上的笑容,瞬间消失不见,有些不悦,冷声道:“只是让你派人去抓两个普通的武者,如此简单的小事,居然也办不好。青衣,这一次,你让我有些失望。”
??青衣星使道:“张若尘的四哥和九姐,虽然都不算是什么强者,但是,却有一群神秘的* gao *手,在暗中保护他们。”
??“第一次,我派过去了两队琉璃qi (马奇)士。但是,还没有走chu *东域神土,他们就全部离奇死亡。”
??“第二次,我派遣以徐天屠为首,三十七名顶尖杀手,分成六队,从六条路线chu *发。但是,他们还没到达云武郡国,就又全部失踪,音信全无。”
??听到此处,帝一的脸色也变得有些沉凝,道:“你先起*| lai |*吧!”
??青衣星使重新站起身*| lai |*,道:“多谢少主。”
??帝一若有所思的道:“徐天屠在六十年前就已经成名,乃是血云楼的第七号杀手,居然连他都失踪。如此看*| lai |*,是有一股庞大的势力,在暗中帮助张若尘。”
??青衣星使道:“肯定是武市钱庄,只有他们在东域,才有如此强大的势力,可以两次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我派chu *去的* gao *手。”
??帝一也点了点头,问道:“* na *么第三次呢?”
??青衣星使道:“第三次,乃是元婴半圣前辈,亲自赶去云武郡国。”
??“既然元婴半圣前辈chu *手,* na *么也就十拿九稳。”帝一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??“咻!”
??一个枯瘦如柴的老者,犹如一只巨大的black(hei )色蝙蝠,从远处飞*| lai |*,穿过灵山的结界,落到帝一和青衣星使身后的一座* gao *台上面。
??帝一和青衣星使立即拱手向* na *一个老人行礼,齐声道:“拜见元婴半圣。”
??元婴半圣gan 枯的手掌,捂着xiong 口,绯Red(* hong *)的血液,从指缝中涌chu **| lai |*,滴落在di 。
??帝一和青衣星使皆是一惊,怎么也没有想到,修为强大如元婴半圣,居然也被对方击伤。
??帝一问道:“前辈,怎么会这样?难道武市钱庄,居然会派遣半圣级别的* gao *手,去保护两个普通的武者?“
??元婴半圣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武市钱庄,是拜月魔教的木寒半圣。而且,我也调查清楚,我们派遣chu *去的两批人马,全部都是被拜月魔教的* gao *手截杀。”
??“怎么会是拜月魔教?”
??帝一有些吃惊,思维急速运转起*| lai |*,道:“莫非……张若尘竟然和拜月魔教有什么关联……”
??“老夫伤得很重,现在不便与你们多说。”
??元婴半圣的身形一闪,就消失在* gao *台上面,jin *入一座三层* gao *的殿宇里面,开始疗伤。
??青衣星使也颇为惊讶,问道:“少主,此事也太离奇。”
??帝一点了点头,道:“拜月魔教不可能无缘无故为了一个张若尘,与我们black(hei )市开战。难道张若尘是他……不,不可能。”
??青衣星使道:“少主怀疑张若尘是拜月魔教的* na *一位魔子?”
??帝一摇了摇头,道:“应该不是,我与拜月魔教的* na *一位魔子,有过一面之缘,他身上的气息和张若尘完全不同,肯定不是一个人。不过,张若尘就算不是魔子,也肯定和拜月魔教关系匪浅。”
??“青衣,这件事,就交给你去查,一定要查个shui *落石chu *。”
??“属↓现在就去查。”
??青衣星使向后退了三步,随后,转过身,急速离开。
??帝一的目光,重新xiang ↓()方看去,盯着灯huo *通明的第七城区,眼睛眯成一道缝隙,念道:“张若尘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??幽蓝星使走到帝一的身后,禀告道:“少主,四大圣者门阀的人,表现得相当积极,已经做好去抢亲的准备,明天恐怕会相当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闹。”
??“是吗?哏哏!* na *么,你去给我备一份聘礼,明天,我也要去东域圣王府凑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闹。”帝一笑道。
??black(hei )市的少主,居然敢去东域圣王府?
??不了解帝一的人,肯定会觉得他是在发疯。
??但是,幽蓝星使却知道,自家的少主,肯定是有万全之策,所以才敢去和张若尘争抢黄烟尘。
??既然敢去,就肯定有把握全身而退。
??……
??…………
??普通的聘礼,林妃早就已经派遣↓人置办妥当,一共装了十车。
??除此之外,张若尘又特di 准备了三份主要的聘礼,分别放在三个玉质的匣子里面。
??上午,太阳刚刚升起,在第一缕阳光,照jin *第七城区的时候,张若尘qi (马奇)在di huo *麒麟的背上,穿过名王大街,带着十车聘礼,向着东域圣王府赶去。
??既然是去↓聘,当然是要有足够分量的人物,与张若尘同行。
??所以,璇玑剑圣就派遣了两大di 子,朱洪涛和万柯,跟随张若尘一起前往陈家。
??除此之外,雷景、司行空、常戚戚,也跟着一起,护送聘礼。
??陈家为了拉拢张若尘,所以,相当重视这一次婚礼,提前将黄烟尘,接到了陈家的本族正府,东域圣王府。
??东域圣王府位于金虹大陆的中部,说是一座府邸,实际上占据了整整一座城区,占di 八百里。
??张若尘坐在di huo *麒麟的背上,飞在半空,半个时辰之后,就已经能够看到di 平线上的城墙。
??* na *一堵城墙,* gao *达三十丈,用White(颜色bai )色的玉石堆砌而成,在阳光照she ↓,反she chu *刺目的光芒。
??其实,* na *并不是城墙,只是东域圣王府的院墙。
??又飞近了一些,张若尘放眼望去,玉石城墙的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华丽建筑,由近而远,不断蔓延chu *去,看不到边际。
??而且,玉石城池的di 底,竟然有一条圣脉。
??站在城池的外围,就能清晰感觉到,灵气的浓度急剧攀升。甚至,可以看见一道道圣气从泥土中冒chu **| lai |*,缓缓的消散在空气里面。
??常戚戚早就已经惊呆,看着远处庞大无比的玉石城池,咽了一口唾沫,呆滞的问道:“别告诉……这里就是东域圣王府……”
??二师兄朱洪涛瞥了常戚戚一眼,笑道:“小子,这就吓着了?实话告诉你,东域圣王府一共圈di 八百里,di 底的* na *一条圣脉,乃是整个东域圣城的圣根,已经沉积了上亿年,比圣院中的* na *一条圣脉都要米且cu 丬士ang 两倍。”
??“据说,东域圣王府中一共养了二十万嫡系府兵,修为最弱也是di 极境大yuan *满的境界。家奴、侍女、管家超过五百万人,珍奇的灵药和蛮兽,更是多不胜数。”
??“其实,你完全没必要将东域圣王府,当成是一座府邸,更应该将它当成是一个小型的国家。”
??雷景长长的吐chu *一口气,目光严肃,道:“东域之主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??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能够从中古,一直传承到现在的世家,又有谁是弱者?东域圣王府,只是陈家的九牛一mao *而已,根本不能代表陈家真正的底蕴。”
??二师兄朱洪涛和三师兄万柯,皆是点了点头。
??对于陈家*| lai |*说,东域圣王府只是一个中枢机构。
??陈家真正厉害的di 方,是它对东域神土三十六府和一万两千多个郡国的掌控,听命于陈家的底层武者,犹如di 上的泥沙一般,多不胜数。
??正是因为陈家在东域的势力根深蒂固,所以,就连池瑶女皇也不敢轻易动他们。
??距离东域圣王府,还有三十里,张若尘等人就降落到di 面,徒步走向圣王府的西门。
??陈家早就已经安排好迎接的人,站在大道的两旁,既有各脉的族人,也有数之不尽的奴仆。
??张若尘身↓的di huo *麒麟,乃是六阶中等蛮兽,化为本体之后,简直就像是一座移动的huo *焰小山。
??“轰!”
??“轰!”
??……
??每走一步,di 上就会留↓一个大坑。
??今天,张若尘精神饱满,神采奕奕,穿得也相当讲究,头上的乌black(hei )长发用发冠束了起*| lai |*,穿着紫色的飞龙袍,腰间缠着一条White(颜色bai )色的玉带,脚上套着一双琉璃宝靴。
??如此一身装束,加上威猛霸气的di huo *麒麟,顿时让本就十分俊朗的张若尘,显得更加贵气、英气。
??陈家的年轻女子,看见麒麟背上的张若尘,全部都变成flower (hua )痴,不知有多少人在心中暗暗的嫉妒黄烟尘。
??“《天榜》第一,张若尘,果然是一表人才。”
??“张若尘不仅是剑圣di 子,而且还长得如此俊朗。* na *一个外族女子,怎么如此好的运气,居然能够得到他的青睐?”
??“* na *一个外族女子,的确配不上剑圣di 子。”一位修为达到天极境大yuan *满的年轻女子,十分嫉妒的说道。
??她名叫陈菱禅,是陈家其中一条主脉培养的天之jiao (女乔)女,不仅有很* gao *的修炼天赋,在陈家年轻一代的女子里面,她的美貌,也能够排jin *前三,比黄烟尘还要jiao (女乔)美几分。
??在陈菱禅看*| lai |*,陈家的年轻女子之中,也只有她才配得上剑圣di 子,至于黄烟尘……一个外族女子而已,算什么东西?
??陈家的另外几大主脉培养的天之jiao (女乔)女,在见到张若尘之后,也都生chu *与陈菱禅相同的想法。
??她们的chu *生,才是真正的* gao *贵,才真正能够配得上剑圣的di 子。
??只不过,无论她们如何向张若尘抛mei(女眉)眼,坐在di huo *麒麟背上的张若尘,却从始至终都只盯着远处的黄烟尘。
??今天的黄烟尘,也是格外的美丽,穿着一身蓝色的琉鳞长裙,肌肤雪White(颜色bai )如玉,宛如一位冰雪仙子一样。
??……
??(九篇《万古神帝》的番外,已经在**公众号上全部更新,大家可以去看一↓,其中一些还是不错。**公众号:feitianyu5。或者直接收索“飞天鱼”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