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↓聘是相当讲究的一件事,不能马虎,而且为了显示chu *对女方父母的尊重,必须要隆重,聘礼也不能太随意。
??毕竟,陈家是中古世家,名门望族,在其内部又分为八大主脉,七十二支脉,外族和家将更是不计其数。
??不知有多少族人,都在关注张若尘和黄烟尘的婚事。无数双眼睛盯着,若是张若尘送过去的聘礼不够分量,陈家的* na *些族人,恐怕就要嘲笑黄烟尘的父母。
??因此,张若尘是十分认真在对待这一门婚事,也丝毫都不吝啬,所以,送过去的聘礼,无论如何都要厚重。
??知道张若尘要去陈家↓聘,各路亲朋好友,在头一天晚上,便聚到张若尘的府邸,帮助张若尘布置婚房和府邸。
??司行空和常戚戚是最先赶过*| lai |*,他们两人,与张若尘的关系极好,从天魔岭,一直到圣院,皆是情同手足的好友。
??虽然,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已经远远超过他们,但是却没有丝毫架子,听说他们已经到门外,于是,就亲自chu *门前去迎接。
??张若尘远远就看到司行空和常戚戚的身影,叫道:“大师兄,常师兄,你们的消息,真是灵通,这么快就知道我明天要去陈家↓聘?”
??与刚*| lai |*东域圣城相比,司行空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,依旧十分洒tuo *的样子,腰上挂着一个酒葫芦,嘴角挂着一丝笑容。
??他看似像一个酒鬼,却又不失稳重,道:“首先,咋们是师兄di 。其次,我们都是远离家乡,*| lai |*到东域圣城打拼,本就应该相互扶持。你要成亲,我们肯定是要过*| lai |*帮忙。”
??常戚戚也嘿嘿的笑道:“没错,我和大师兄虽然gan 不了什么大事,帮不上什么大忙,但是,帮你搬箱子,送聘礼,还是能够做得好。张师di ,你不会嫌弃我们吧?”
??张若尘知道常戚戚是在说笑,但是,他们两人的心意,张若尘却还是记在心中,由衷的道:“多谢两位师兄。”
??司行空走到张若尘的身旁,低声道:“千万不要说谢,就算要谢,也是我们谢你。你让孔宣姑娘送*| lai |*的玄武之气,我们已经收到。如此贵重的礼物,大师兄也不知该如何言谢。”
??“就一句话,今后,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在di 方,只要师di 一句话,我司行空就算是上刀山,↓huo *海,也在所不辞。”
??司行空说chu *这话的时候,语气十分坚定,目光犹如2 tuanhuo *焰,宛如是在立↓一个誓言。
??常戚戚也收起笑容,目光严肃,道:“加上我一个。”
??司行空和常戚戚都是重义气的人,能够得到他们两人的一句承诺,其中的价值,绝对就比千万枚灵晶还要珍贵。
??大门外面,一个沉混的声音响起,“你们在谈论什么,怎么这么开心?”
??“唰!”
??一道魁梧的神影,形成一连串的残影,从门外穿梭jin **| lai |*。
??雷景背着hands(* shuang * shou *),走↓石阶,步伐沉稳,气势滂湃,隐隐间有一缕缕淡淡的圣气,从他的mao *孔中涌chu **| lai |*。
??每踩chu *一步,他脚↓的灵气,就如shui *纹一样,向四面八方蔓延chu *去。
??张若尘、司行空、常戚戚,立即迎了上去。
??张若尘只是向雷景看了一眼,就看见雷景的体内,开辟chu *了五条圣脉,已经达到鱼龙第八变。
??只差一步,就能修炼成琉璃宝体。
??张若尘的hands(* shuang * shou *)一合,躬身道:“拜见师尊。”
??司行空和常戚戚也立即躬身一拜,齐声道:“拜见雷阁主。”
??雷景的一双虎目,盯在张若尘的身上,点了点头,脸上严肃的神情,瞬间消失无踪,露chu *一道笑容:“你小子,已经成为剑圣di 子,居然还肯认我这个师尊?”
??“一(曰)ri 为师,终身为师。”张若尘道。
??刚才,雷景只是跟张若尘开了一个玩笑,毕竟他也收到张若尘送去的玄武之气,心知张若尘是一个孝顺的孩子,没有忘本。
??得到玄武之气,雷景就有希望,在有生之年,chong *击到半圣的境界。
??雷景的神情一肃,道:“我刚刚得知到一个消息,就在两天之前,墟界战场又chu *现了诸神共鸣。”
??司行空有些吃惊,道:“距离张师di 达到天极境无上极境才多久,难道又有人,达到了天极境的无上极境?”
??张若尘的眼睛微微一眯,试探* xing *的问道:“是帝一吗?”
??雷景点了点头,道:“正是black(hei )市一品堂的少主,帝一,据说他突破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之后,就在black(hei )市圣者的护送↓,返回了东域。张若尘,这对你*| lai |*说,是一个很坏的消息。”
??常戚戚冷heng(哼哈二将)了一声,道:“莫非他敢到东域圣城捣乱?”
??“帝一是一个既有谋略,也有胆识的人,说不定真的会有所行动。”司行空道。
??雷景也有些担忧,道:“张若尘杀了黄神星使,擒了橙月星使,甚至外界将绿袍星使的死,也归在他的身上。”
??“可以说,black(hei )市一品堂在张若尘的手中是丢尽了脸面,若是不找张若尘的晦气,他们还能叫black(hei )市一品堂吗?”
??“很显然,这个月初七,张若尘成亲的时候,是一次很好的机会。black(hei )市就算付chu *一些代价,也肯定是要将面子找回*| lai |*。”
??“据说,有一些老一辈的邪道强者,已经放chu *狠话,要在张若尘成亲的当天,杀了张若尘,擒走新娘子。他们要让张若尘血债血偿,人债人还。”
??司行空冷heng(哼哈二将)了一声,双拳不禁& nie (一种手法)jin ,道:“一群狂妄之徒,居然想要到东域圣城*| lai |*抢人,也太无法无天。”
??常戚戚盯向张若尘,道:“张师di ,你无须担心,在东域圣城,还轮不到black(hei )市的邪道武者猖狂。”
??张若尘没有丝毫为何畏惧,但是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担忧,道:“东域圣城虽然相对安全,但是,black(hei )市的势力庞大,在昆仑界拥有十分悠久的历史。他们培养的卧底早就已经潜入到各大势力的内部,可谓是根深蒂固,所以,我们还是尽量小心一些为好。”
??当晚,张若尘的府邸,举办了一场家宴。
??在座的宾客,除了司行空、常戚戚、雷景,还有以洛shui *寒为代表的洛圣门阀的修士,以鲁翻天为代表的神剑圣di 的修士,银空佣兵团的副团主聂Red(* hong *)楼……,等等。
??只是一场家宴,因此,并不算隆重,主要是年轻一代在聚会,老一辈的修士并没有现身。
??宴会上,张若尘看到了很多熟悉的朋友,但是,却唯独没能见到端木星灵。
??他已经打听过,端木星灵在几个月之前,就已经离开东域圣城,一直没有返回。
??不知为何,张若尘的心中,还是略微有些失落。
??毕竟,在所有师兄和师姐里面,端木星灵和他的关系最好。
??虽然,端木星灵是魔教中人,但是,张若尘却一直将她当成Red(* hong *)颜知己。
??张若尘很清楚,端木星灵之所以离开东域圣城,* na *是因为,她受张若尘所托,要去保护云武郡国的九郡主和张少初。
??一连几个月,端木星灵都没有返回东域圣城,到底是因为black(hei )市派遣到云武郡国的* gao *手太强,还是她在故意躲避张若尘和黄烟尘的婚礼?
??……
??…………
??第七城区的上空,悬浮着一座灵山。
??灵山距离di 面足有百丈,一缕缕White(颜色bai )雾就像是云桥,围绕在灵山的四周。从di 面向上望去,能够依稀看到,White(颜色bai )色的雾气中似乎有一座座朱Red(* hong *)色的殿宇和阁楼的虚影。
??此刻,帝一穿着一身White(颜色bai )色的长袍,脸上戴着金属面具,站在灵山的边缘,一双清澈的眼睛,盯着↓方的万家灯huo *。
??最后,他的目光,定格在名王大街,张若尘的府邸。
??帝一的声音,充满磁* xing *,笑了笑:“青衣,你看张若尘的府邸,真的是灯huo *通明,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闹非凡,就连我都想去凑一凑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闹。”
??青衣星使站在帝一的身后,抱着一柄剑,纤细的身材在月光的照she ↓,映chu *一道长长的倒影。
??她道:“少主已经迫不及待,想要与张若尘一战?”
??帝一的嘴角微微上qiao *,道:“能够与张若尘生在一个时代,是一件好事。”
??“若不是他的刺激,我未必能够修炼成无心圣体。若不是他的压迫,我未必能够chong *击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。”
??“他就像是一块磨刀石,能够将我的刀磨得越*| lai |*越锋利。”
??青衣星使道:“只可惜他不是black(hei )市中人,要不然,他估计会成为少主最好的朋友。”
??帝一颇为自傲,仰望挂在天穹的月牙,道:“当今天↓,配与我做朋友的人,一个也没有。配与我做敌人的人,只有六个,他算其中颇为重要的一个。”
??青衣星使好奇的问道:“另外五个,又是什么身份?”
??“* na *五人,其中一些,你估计知道名字,但是还有一些,你可能连名字都没有听过。但是,他们的天资,却不在我和张若尘之↓。”帝一笑道。
??“明天,张若尘就要去陈家↓聘。后天,就是他们正式成亲的(曰)ri 子,做为敌人,怎么也要去道贺一声。我要送给张若尘的礼物,你准备好了吗?”
??青衣星使的脸色微微一变,连忙单膝跪↓,道:“少主恕罪,云武郡国* na *边遇到了一些麻烦,派过去的* gao *手,全都如同石沉大海,没有一个能够活着返回。行动……失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