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常戚戚叹道:“以我现在的境界,想要突破到天极境小极位,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。”
??司行空拍着常戚戚的肩膀,笑了笑,道:“我有预感,一个月之内,就能chong *击道天极境小极位。”
??“大师兄,你不要打击我行不行?我觉得,就算再给我两年时间,也很难突破到天极境小极位。”常戚戚有些泄气的道。
??黄烟尘显得不悲不喜,依旧冷若冰霜的样子,道:“black(hei )shui *琉璃晶的确是了不得的宝物,若是能够炼化十斤,说不定能够修炼成传说中的shui *灵宝体。这样的宝物,若是chu *现在昆仑界,就算是* na *些圣者门阀也会flower (hua )费大力气去争夺。”
??诞生chu *一个宝体,对圣者门阀*| lai |*说,也是一件喜事。
??若是能够一次* xing *造就chu *十个宝体,甚至数十个宝体,等到他们成长起*| lai |*,* na *一个圣者门阀必定会兴盛一个时代。
??张若尘道:“只要你们努力修炼,将*| lai |*肯定都能修炼成shui *灵宝体。当然,我们现在必须要商量jin *攻邪木宫的事宜,若是成功,就能得到紫云沉香木。将*| lai |*,我们说不定还能修炼成木灵宝体。”
??“木灵宝体和shui *灵宝体一起修炼成功,岂不就是双灵宝体?”常戚戚大喜道。
??黄烟尘White(颜色bai )了他一眼,道:“双灵宝体虽然比单纯的shui *灵宝体要强大很多,可是修炼难度却增加数倍,就算是天资超凡的人,也未必能够修炼成功。”
??其余人都跟着点了点头。
??“邪木宫* gao *手如云,又有半圣留↓的阵法,想要攻破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司行空有些忧虑。
??司行空的精神力也很强大,已经达到三十一阶,所以,他学习语言的速度也很快,已经可以简单和五行墟界的土着人类交流。
??他也打听过,因此知道邪木宫曾经诞生过一位半圣,留↓了护山圣阵。
??张若尘笑了笑,将他已经布好的局,讲了chu **| lai |*。
??听到张若尘的话,众人的眼睛都亮了起*| lai |*。
??“也就是说,这个时间,神骸法王应该已经赶去新月城,并不在邪木宫。现在,的确是jin *攻邪木宫的最好时机,说不定能够找到很多好东西。”
??常戚戚* tian * 舌忝 *了* tian * 舌忝 ***,露chu *跃跃yu (谷欠)试的神情。
??司行空道:“就算引走神骸法王,邪木宫还有一座圣阵,若是强行jin *攻,恐怕会损失惨重。”
??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要破圣阵,并不是难事,交给我。你们等我的信号,只要信号一chu *,立即杀jin *邪木宫,不仅是军功值,就连邪木宫的宝物也可随意取走。”
??张若尘离开之后,常戚戚和司行空就立即去召集风灵城中的学员。
??* na *些学员,听说张若尘会亲自参与攻打邪木宫,一个个都兴奋起*| lai |*,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血沸腾,摩拳擦掌。
??要知道,张若尘可是新生代的六大王者之一,号称“佛帝传人”,他会做没有把握的事?
??跟着一位新生代王者,还怕没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吃?
??不仅仅只是常戚戚和司行空最开始召集的十五位学员,听到消息之后,又有更多人加入jin **| lai |*,队伍不断壮大。
??到达邪木宫所在的裂阴山的时候,司行空和常戚戚率领的人马,已经达到四十多人,每一个都是天极境的* gao *手。
??张若尘坐在魔猿肩上,手持一根shui *晶神杖,身披一件black(hei )色的大氅,从肩部延shen 到头顶的连帽,将脸给遮住,只露chu *一个黄褐色的苍老的↓巴。
??就连他身上的气息,也发生改变,变得阴寒了不少,尽量模仿成龙泽*师的样子。
??邪木宫的麻生法王,曾经亲自前往魔猿岭,想要拉拢龙泽*师,希望龙泽*师能够成为邪木宫的客卿长老。
??当时,龙泽*师拒绝了!
??现在,张若尘就是打算假扮成龙泽*师,前*| lai |*投靠邪木宫,只要能够jin *入邪木宫的大门,他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破坏圣阵。
??圣阵一破,邪木宫就等于是毁了一大半。
??同时,他还必须提前将情况打探清楚,确认神骸法王是不是真的离开邪木宫?
??只有神骸法王真的不在邪木宫,才能发动对邪木宫的jin *攻,要不然的话,只能改变计划,重新布置。
??入夜,裂阴山中的空气,变得异常寒冷。
??神骸法王和聂文龙离开之后,邪木宫就jin *入严密防守的状态,在麻生法王的主持↓,将祖师布置的圣阵开启,将整个裂阴山都包裹在阵法之中。
??“哧!”
??一只black(hei )鹰扑扇着羽翼,飞过天空,突然,像是撞击在一层无形的屏障上面。
??阵法之光爆发chu **| lai |*,击在black(hei )鹰的身上,将* na *一只black(hei )鹰劈成了飞灰。
??看上去,就像是一只蛮禽,不小心撞在圣阵上面,丢掉了* xing *命
??张若尘向着刚才阵法之光闪现的方向看了一眼,眼睛一眯,自言自语的道:“不愧是半圣布置的阵法,就算鱼龙第六变的强者去闯,估计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??随后,张若尘又驱赶了几只蛮禽,撞在山中的阵法上面,试探阵法的强弱排布,从而寻找破阵的缺口。
??一连经过九次试探,张若尘终于点了点头,已经找到圣阵的阵眼,只要摧毁阵眼,圣阵也就不攻自破。
??当然,要摧毁阵眼,必须先要jin *入圣阵。
??“该chu *发了!”
??半晌之后,张若尘驾驭魔猿,*| lai |*到邪木宫的山门之外。
??看守山门的法师,看见一头凶威慑人的魔猿,走了过*| lai |*,全部都大惊失色,纷纷向后退。
??其中,一个较为胆大的法师,呵斥道:“什么人?此di 乃是邪木宫,你……你若是敢闯山,必被圣阵碾杀。”
??张若尘将连帽又拉低了一些,将脸完全遮住,手持shui *晶法杖,向邪木宫的山门方向一指。
??“哗!”
??镶嵌在shui *晶法杖顶部的black(hei )shui *琉璃晶,转化chu *shui *属* xing *的法力,形成一根冰刺,飞了chu *去。
??突然,冰刺与圣阵碰撞了一↓,停在虚空。
??pa 口拍的一声,冰刺破碎,化为一缕缕shui *雾。
??张若尘模仿龙泽*师的声音,沙哑的gan 笑了一声:“居然真的开启了圣阵,你们邪木宫莫非是遇到了什么麻烦?”
??看守山门的* na *些法师,有些惊疑不定,已经有人赶去禀告坐镇邪木宫的麻生法王。
??邪木宫中,响起一阵躁动。
??宫中的* gao *手,纷纷赶chu **| lai |*,手持神杖,虎视眈眈的盯着远处的张若尘和魔猿。
??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??一位修为达到天极境大yuan *满的*师询问了一声,见张若尘没有回答他,眼中露chu *冷色,就要chong *chu *圣阵,去和张若尘一较* gao *↓。
??“住手。”
??麻生法王从天而降,将* na *一位*师拦↓,目光望向远处张若尘,试探* xing *的问道:“莫非是龙泽兄驾临邪木宫?”
??麻生法王曾经亲自去魔猿岭邀请过龙泽*师,所以,对龙泽*师的气息颇为熟悉。
??而且,眼前这一头魔猿的力量十分强横,全身似乎蕴今口 han 开山裂di 的力量,拥有如此修为的魔猿,整个五行大陆也只有一只。
??坐在它肩上的人,除了龙泽*师之外,还能有谁?
??其实,五行大陆的法师,只知道魔猿岭有一头厉害的魔猿,并不知道龙泽*师是它的仆人。反而,很多人都以为,魔猿是龙泽*师圈养的战兽。
??即便是麻生法王,也是如此认为。
??听到麻生法王的话,邪木宫的* na *些法师全部都惊住。
??“什么?他就是魔猿岭的主人龙泽*师?”
??“据说,龙泽*师的修为相当* gao *深,堪称法王之↓的第一人。”
??“你们不知道吗?龙泽*师在五十年前就达到凡人的极限,估计早就已经突破到法师之王的境界,只是外界不知道而已。”
??……
??邪木宫的法师全部都露chu *敬畏和惧怕的神情,因为,传说之中,龙泽*师是一个* xing *格十分怪异的人,做过很多邪恶之事,杀人如麻,凶名赫赫。
??这样的人,谁不惧怕?
??张若尘在*| lai |*到邪木宫之前,就已经简单的伪装过一遍,皮肤和身形都发生了改变,显得异常gan 瘦,的确和龙泽*师十分相像。
??当然,想要骗过麻生法王这样的人物,依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必须要借住魔猿的气势。只要在气势上压住对方,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麻痹对方。
??而且,张若尘坚信,以邪木宫现在的微妙局势,肯定是希望拉拢到龙泽*师这样的强者。
??毕竟,邪木宫已经陨落了两位法王,正是最虚弱的时候。龙泽*师投靠他们,对他们*| lai |*说,无异于雪中送炭。
??张若尘gan 笑了一声:“麻生兄,魔猿岭一别,好久不见。最近,老夫终于chong *破凡人极限,达到法师之王的境界,打算chu **| lai |*走动走动,不知邪木宫有没有老夫的容身之di ?”
??麻生法王的心头一喜,连忙道:“龙泽兄肯加入邪木宫,当然是欢迎之至。”
??麻生法王倒也并不怀疑张若尘,现在,五行墟界遭到天外邪魔的攻击,即便是五*师圣di 也只能勉强自保,龙泽若是不投靠邪木宫,焉能活命?
??况且,邪木宫现在内忧外患,* gao *手匮乏,正好需要龙泽这样的强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