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邪木宫中,神骸法王雷霆大怒。
??他派遣chu *去查探消息的法师,已经回*| lai |*,有人在战场发现一百多具邪木宫的法师的尸体,其中,甚至还包括青木法王,也已经死于非命。
??别的* na *些法师,就算死掉,也就罢了,怎么就连青木法王也陨落?
??邪木宫只有四位法王,每一个都是顶梁柱,死去一个,就代表邪木宫的根基将会不稳,实力将会减弱一大截。
??而且,赶去救援的祖心法王也失去消息,让神骸法王产生chu *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??“可恶,到底是谁?”
??神骸法王眼神锐利,怒气攻心,一掌拍击在面前的铜柱上面,嘭di 一声,将铜柱打得凹陷↓去。
??宫宇中,别的* na *些法师都噤若寒蝉,全部都低着头,没有人敢说话。
??外面,传*| lai |*一个ji cu *的脚步声。
??“宫主……宫主……大事不好……”
??武藤法师抱着两个木匣,连滚带爬,从外面chong *jin **| lai |*。
??“什么事如此慌张?”神骸法王冷声道。
??看到神骸法王如同魔王一般坐在上方,立即吓得武藤法师跪在di 上,hands(* shuang * shou *)捧着木匣,向前一托,颤声道:“回禀宫主,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被一个叫做张若尘的人杀死,木匣中就装着他们的shui *晶神杖。”
??“什么?”
??神骸法王脸上的青筋,完全凸显chu **| lai |*,手臂一挥,一股法力涌chu *去,将* na *两个木匣的盖子掀开。
??两根断掉的shui *晶神杖,从匣子中掉落chu **| lai |*。
??竟然真的是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的神杖。
??一(曰)ri 之间,两位法王陨落,神骸法王暴跳如雷,雄厚的法力从体内pen( 口贲)涌chu **| lai |*,几乎将整个邪木宫都要掀飞。
??“张若尘在什么di 方,我要将他碎尸万段。”
??神骸法王厉声一啸,凝聚chu *一只法力大手,将武藤法师隔空提了起*| lai |*。
??武藤法师悬在半空,感觉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使劲的拉扯,像是五马分尸的感觉,惊骇交加,连忙道:“宫主饶命……他说……十(曰)ri 之后,会在新月城等你,与你公平一战。”
??“哧!”
??神骸法王的五指一扭,调动法力,直接将武藤法师的身体撕裂成碎片,化为一团血雾。
??“哗!”
??神骸法王chong *chu *邪木宫,就要向新月城赶去。
??聂文龙立即chong *上去,拦住神骸法王,道:“就算你现在赶去新月城,也肯定找不到张若尘。既然他约你在十(曰)ri 之后一战,为何不再等一等。”
??神骸法王冷heng(哼哈二将)了一声,道:“邪木宫一连折损两位法王,这口气我怎么能忍,我一刻也等不了。”
??聂文龙摇了摇头,道:“只是死了两位法王而已,你怎么就乱了方寸?万一中了张若尘的调虎离山之计,整个邪木宫都将陷入危境。”
??“你懂什么?张若尘之所以要等到十(曰)ri 之后才与我决战,肯定是因为,现在,他还没有把握胜我。接↓*| lai |*的十天,他必定会在新月城布↓天罗di 网,用*| lai |*对付我。所以,我必须趁现在他还没有准备完善,一举将他拿↓。”
??聂文龙有些无语,暗骂了一句White(颜色bai )痴,若是张若尘没有准备完善,岂会这么早就*| lai |*宣战?
??聂文龙还要利用邪木宫的势力*| lai |*对付张若尘,邪木宫与张若尘的仇恨越深,对他就越有利,所以,他也就没有将* na *些话讲chu **| lai |*。
??他道:“既然宫主现在一定要赶去新月城,* na *么邪木宫不能没有人镇守,我愿留↓*| lai |*,帮助宫主镇守邪木宫。”
??无论怎么说,聂文龙毕竟是一个外人,神骸法王对他并不放心。
??所以,在离开之前,神骸法王将邪木宫另外一位正在闭关的麻生法王请了chu **| lai |*,用*| lai |*制衡聂文龙。
??七天之后,神骸法王返回邪木宫,正如聂文龙所言,他并没有在新月城找到张若尘。
??“我不在的七天,邪木宫有没有遭到攻击?”
??回*| lai |*之后,神骸法王立即询问聂文龙。
??因为,他害怕真的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唯恐邪木宫有失,所以才立即返回。
??聂文龙道:“一切正常,虽然有几个学员前*| lai |*挑衅,也都被我击毙。”
??在往返新月城的路上,神骸法王已经冷静↓*| lai |*,疑惑的道:“张若尘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既没有jin *攻邪木宫,又没有在新月城提前布置,难道他真的* na *么自信,想要与我一较* gao *↓?”
??聂文龙也露chu *疑惑的神情。
??若是在以前,他绝对不相信,张若尘能够和神骸法王叫板。
??不过,若是张若尘能够杀死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,* na *么他的实力恐怕真的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,倒是有可能与神骸法王斗一斗。
??现在,就连聂文龙都有些凌乱,感觉完全琢磨不透张若尘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
??“难道张若尘真的只是想要杀死神骸法王,获取巨额的军功值?”
??神骸法王是鱼龙第二变,天极境武者,只要能够杀死他,就能获得一万点军功值,直接jin *入《天榜》。
??当然,天极境的武者想要杀死鱼龙第二变的修士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??鱼龙第二变被称为“炼皮成金”,意思就是说,皮肤修炼得犹如金石,刀砍不坏,剑劈不烂,就算是站在huo *堆里面也可以丝毫无损。
??天极境武者只有使用圣器,才有可能破开鱼龙第二变修士的防御。
??而且,就算你掌握了一件圣器,鱼龙第二变的修士也不会站在* na *里不动,交给你劈斩。
??聂文龙道:“三(曰)ri 之后,就是张若尘约定的时间,宫主决定怎么办?到底去不去新月城赴约?”
??“去,为何不去。”
??神骸法王脸色冷沉,道:“张若尘杀死邪木宫的两*王,老夫若是不将他挫骨扬灰,难消心头之恨。”
??“可是万一,张若尘在此期间,jin *攻邪木宫,该怎么办?”聂文龙道。
??神骸法王道:“若是张若尘真的是想要调虎离山,这几天,早就已经jin *攻邪木宫。既然他没有这么做,说明他是真的想与我一战。”
??神骸法王的脸上露chu *一副已经猜透张若尘的意图的笑容,道:“张若尘肯定是杀死了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就信心爆棚,想要继续chu *手杀死我,获取更多的军功值。但是,他又害怕邪木宫的阵法,不敢堂堂正正的*| lai |*挑战我,所以,只能与我约战在新月城。”
??“他却不知,鱼龙第一变和第二变之间,有着本质的差距,根本不是他可以想象。等着瞧,三(曰)ri 之后,我一定斩↓张若尘的头颅。”
??聂文龙微微皱眉,有些不悦。
??他*| lai |*到五行墟界的目的,就是为了杀张若尘。
??现在,还没杀死张若尘,胥圣门阀的传人胥青就已经先被张若尘杀死。
??若是不能带着张若尘的人头回去,三刀半圣肯定饶不了他。
??“不行,张若尘必须死在我的手中,不能让神骸法王抢了功劳。”聂文龙的心头暗道。
??聂文龙义正言辞的道:“为了以防万一,我也和宫主一起去新月城。”
??神骸法王向他瞥了一眼,轻轻的点了点头,道:“好吧!既然如此,你就跟我一起去新月城,反正邪木宫有祖师留↓的圣阵,就算再多的* gao *手前*| lai |*闯山,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??神骸法王对聂文龙也存在芥蒂。
??聂文龙愿意跟他去新月城,正和他的心意。
??邪木宫由麻生法王镇守,同时,开启圣阵,足够确保万无一失。
??张若尘当然没有去新月城,而是在距离邪木宫只有五百里的风灵城。
??这几天,他一直都在参悟《鲲鹏武典》的前三层,学习其中的武道精髓。
??“任何秘籍都有修炼到尽头的时候,只有参悟百家武学,开创chu *属于自己的武道,才能寻找到道法的真谛。”
??《鲲鹏武典》虽然是王级秘籍,可是毕竟只是前三层,张若尘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参悟了二十天左右,就已经剥离chu *其中的精髓。
??又flower (hua )费数天时间,演练武学,将《鲲鹏武典》融入jin *自己的武道。
??虽然境界没有突破,可是武道却更加yuan *满。
??“外面应该也已经快过去十天,也该chu *去,对邪木宫发起攻击。”
??张若尘站起身*| lai |*,手指向前轻轻一点,空间扭曲了一↓,向前跨chu *一步,走chu *时空晶石的内空间。
??这段时间,司行空炼化了两斤black(hei )shui *琉璃晶,节省两年苦修,修为达到天极境后期的巅峰,随时都可能跨入天极境小极位。
??常戚戚炼化了一斤black(hei )shui *琉璃晶,节省一年的苦修,武道修为也有不小的jin *步。
??黄烟尘因为在修炼期间,突破到了天极境小极位,所以,炼化了三斤black(hei )shui *琉璃晶,节省三年苦修,虽然没有修炼成shui *灵宝体,却修为大增。
??“我怎么只炼化了一斤black(hei )shui *琉璃晶,就无法继续炼化,身体似乎已经饱和。”常戚戚捧着剩↓的black(hei )shui *琉璃晶,长叹了一声。
??空有绝世灵宝在手,却无法炼化,真是让人yu (谷欠)哭无泪。
??张若尘笑道:“等你突破到天极境小极位,自然可以继续炼化更多black(hei )shui *琉璃晶,提升体质,增加修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