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张若尘的hands(* shuang * shou *)背上身后,向着聂政韩走了过去,道:“不用问我是谁,我只想知道,你会不会带我去di huo *城?”
??“去死!”
??聂政韩爆喝一声,激发chu *体内的血脉之力,身体被一片血雾包裹,脚↓chu *现一座直径三米的血阵,身体背后像是chu *现一只巨大的血色虎影和一柄斧形战兵的虚影。
??hands(* shuang * shou *)举起银色战斧,聂政韩猛然前chong *,向着张若尘劈斩过去。
??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,身体一动,从原di 消失。↓一刻,他已经站在聂政韩的面前,一指点了chu *去,击在聂政韩的眉心。
??聂政韩的脑袋中响起一声闷响,气海破碎,滂湃的真气从气湖中涌chu **| lai |*,在一瞬间就将聂政韩体内的经脉和血脉撑破。
??“噗!”
??聂政韩双眼无神,双* tui *一软跪在di 上,嘴里吐chu *一口鲜血,软绵绵的倒↓。
??张若尘虽然不喜欢杀人,对于black(hei )虎堂这些邪道武者,却绝对不会心慈手软。
??死在black(hei )虎堂的普通人不知有多少,杀死一个,就能救更多的人。
??“六阶真武宝器级别的战斧,价值在四十万枚银币以上。”张若尘将* na *一柄银色巨斧收起*| lai |*,然后就向着别的* na *些black(hei )虎堂的邪道武者追上去。
??“哗!”
??战斧一挥,一道银光散过。
??一道邪道武者的颈部,chu *现一道纤细的血痕,随后倒在di 上。
??张若尘十分精妙的控制战斧,就像是控制一柄剑,每杀死一位邪道武者,只会在对方的颈部留↓一道极细的血痕。根本不像别的用斧武者,不是将人劈成两半,就是将人斩成两截。
??张若尘已经将御风飞龙影修炼到大成,速度何等之快,* na *些黄极境和玄极境邪道武者,根本不可能从他眼皮子底↓逃走。
??但是,张若尘却并没有赶尽杀绝,仅仅只是击杀了聂政韩和* na *九位玄极境邪道武者。至于* na *些黄极境邪道武者,张若尘却任凭他们逃走,并没有去追。
??武市学宫为何在颁布任务的时候,只给黄极境大yuan *满以上的武者定了功勋值?其实也是因为,境界* gao *的邪道武者,危害更大。境界低的武者,只是一群乌合之众。
??只要将black(hei )市中的黄极境大yuan *满以上强者击杀,剩↓的* na *些低境界邪道武者,自然会有云武郡国的官方力量去剿灭。
??官方力量和武市学宫一直都是合作的关系。
??张若尘从九位玄极境邪道武者和聂政韩的身上,搜chu *大量修炼资源,其中有丹药、真武宝器、灵晶、银币、阵基玉石。
??张若尘将十块阵基玉石摆放在一起,轻轻点了点头,道:“虽然让别的* na *些黄极境武者逃走,将别的阵基玉石带走,可是仅仅这十块阵基玉石的价值就相当于八十万枚银币。”
??聂政韩和九位玄极境武者的阵基玉石的品质最好,可以组成一座合击阵法。
??别的* na *些黄极境武者掌握的阵基玉石的品质都要差很多,就算加起*| lai |*,也不如这十块阵基玉石的价值。
??所以财富加起*| lai |*,大概也就一百五十万枚银币的价值,其中银色巨斧和十块阵基玉石,占据了绝对的大头。
??“black(hei )虎堂的玄极境武者拥有的财富,果然没法和武市学宫的外宫学员相提并论。”张若尘有些兴趣缺缺,将所有修炼资源,全部收jin *空间手镯。
??武市学宫的外宫学员,哪怕只是一个新生,也有数万枚银币的财富。若是在学员待了一年的老生,身上的财富基本上都超过十万枚银币。
??可是black(hei )虎堂的武者,虽然也是玄极境的修为,除开阵基玉石,身上的财富加起*| lai |*也就一万多枚银币,与武市学宫的学员根本没法比。
??就算是聂政韩,乃是di 极境强者,身上最贵重的也只是* na *一柄六阶真武宝器级别的银色巨斧。* na *还是他数十年的积蓄,才buy(中文:gou mai)到的战兵。
??武市学宫的一个内宫学员,若是没有百万银币的身家,根本都不好意思chu *门。
??武市学宫的学员,在乎同境界,比外面的武者,足足富有十倍。
??“九个玄极境邪道武者,一个di 极境邪道武者,应该可以兑换八百点功勋值了吧!”张若尘微微一笑。
??张若尘并没有离开,而是等在原di 。
??放走* na *些黄极境的邪道武者,张若尘又何尝不是想要借住他们,将black(hei )虎堂别的强者引*| lai |*?
??若是没有必要,张若尘并不想明目张胆的去闯di huo *城。
??别的武市学宫的学员或许不了解di huo *城,可是张若尘却颇为了解。
??di huo *城是一座极大的black(hei )市,负责black(hei )市在云武郡国东南部的一切事物,* gao *手如云,堪称black(hei )市在云武郡国的第三大分会。
??di huo *城中,肯定布置有护城大阵。
??若是遭到护城大阵的攻击,即便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。
??当然,真的去闯di huo *城,张若尘自然也有别的办法。比如,先摧毁di huo *城的护城大阵,只要没有护城大阵的威胁,以张若尘的修为,完全可以在di huo *城中*| lai |*去自如。除非是遇到di 级境大yuan *满的强者,要不然,谁都阻挡不了他的步伐。
??“嘭!”
??林泞姗将体内的经脉封印强行chong *开,运转真气,震断了绷在身上的铁索,从金斑巨虎的背上跳了↓*| lai |*。
??她并没有立即离开,好奇的盯着站在远处的* na *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少年,心中依旧还十分震撼。
??“他竟然仅凭一人之力,就击溃数十位邪道武者,连合击阵法都伤不了他。他的年纪,应该比我大步了多少吧?”
??同样都是十多岁的年纪,对方却已经达到di 极境,可以横扫一群邪道* gao *手,可是她在* na *些邪道武者的手中,却连还手之力都没有。
??差距怎么会这么大?
??林泞姗被* na *少年的强大修为和无上英姿给震撼,心中充满好奇,小心翼翼的向着* na *一个少年走了过去,十分优雅的拱手一拜,* rou *声的道:“云台宗府的外府di 子,林泞姗,也是*| lai |*对付black(hei )市和拜月魔教的邪道武者,与武市学宫是站在同一战线。不知……恩公尊姓大名?”
??张若尘对林泞姗没有任何好感,也根本没有想过要救她,依旧背对着她,心中却有些好奇,疑惑的道:“武市学宫居然和云台宗府联手了?”
??在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di 界,云台宗府算得上是顶尖势力,就像是di 头snake(she 虫它)一样,可以和武市学宫、black(hei )市、拜月魔教分庭抗礼。
??云台宗府的势力,凌驾于各个郡国之上。甚至,各个郡国的郡王的位置,在一定程度上,也会受到云台宗府的影响。
??比如云武郡国的王族就与云台宗府有很深的关系,几乎每一代郡王,都是云台宗府的di 子。
??林泞姗以为张若尘是在问她,于是说道:“云台宗府在天魔岭三十六郡国,本*| lai |*就是正道势力,与官方势力,与武市学宫一直都是合作的关系。”
??“云台宗府在三十六郡国,也有很多生意,经常遭到black(hei )市和拜月魔教的攻击。既然武市学宫要对付black(hei )市和拜月魔教,云台宗府自然也要chu *一份力。”
??张若尘闭口不言,显得很冷漠,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,根本没有要和林泞姗继续交流的意思。
??可是林泞姗却并没有看chu *眼前少年的冷漠,继续打量着他,越看越觉得眼熟。但是,她却根本没有想到对方就是张若尘。
??她再次问道:“请问恩公尊姓大名?”
??张若尘道:“我不是你的恩公,你没必要知道我的名字。我劝你早点离开,若是再不离开,恐怕你就走不掉了!”
??林泞姗也颇为聪慧,眼眸一亮,道:“恩公是故意放* na *些黄极境武者离开,想要将black(hei )虎堂别的* gao *手引*| lai |*灵岳镇?”
??以前,林泞姗见到他,都是一副冷傲的模样,根本看不起他,甚至都懒得与他多说一句话。
??可是今天,张若尘明明很冷漠,她却怎么都不离开,显得十分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情,甚至眼眸中还带着崇拜的光彩。
??张若尘深深的xi 口及了一口气,道:“既然你知道black(hei )虎堂的* gao *手很快就会赶*| lai |*,还敢待在这里?”
??林泞姗似乎也有些动摇,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离去,明眸皓齿的一笑,道:“以恩公的强大实力,就算是black(hei )虎堂的堂主铁驼背亲自驾临,也未必不是恩公的对手。”
??“当然,恩公还是小心一些为好,铁驼背的修为已经达到di 极境大极位,比聂政韩强大十倍不止,在云武郡国,绝对是一号威名赫赫的凶人。”
??张若尘有些不耐烦,道:“black(hei )虎堂的堂主铁驼背,应该就在di huo *城,很快就会赶*| lai |*。”
??林泞姗笑道:“泞姗虽然修为不* gao *,可是也愿意助恩公一臂之力,多一个人,总是会多一份力量。”
??张若尘本意是提醒她该离开,却没有想到她居然说chu *这样的一席话,让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拒绝。
??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,真的对她好的男人,她丝毫都不在乎。对她冷漠的男人,她却拼了命都要贴上去。
??张若尘懒得理她,将沉渊古剑取chu **| lai |*,捧在手中,仔细的** fu ***,自言自语的道:“沉渊,今天将是我们八百年后重逢的第一战。”
??沉渊古剑如通灵* xing *,微微chan dou (颤抖吧!凡人!)了一↓,发chu *一声刺耳的剑鸣。
??“难道一柄锈迹斑斑的断剑,比我还好看?”林泞姗站在远处,抿着**,有些怨气的盯着* na *一个戴着金属面具少年。
??她感觉* na *个少年就像是一块没有任何趣味的木头,但是越是如此,她就感觉对方越是神秘,心中越是崇敬,很想知道他到底有多强?
??“若是他能看我一眼该多好,或许他就会发现,自己的身边其实站着一个比剑更好看的美女。”
??林泞姗jin jin 的盯着* na *个少年的背影,十分期望对方能够转过身*| lai |*看她一眼,哪怕只是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