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听到张若尘的话,* na *些邪道武者先是微微一怔,随后轰然大笑。
??一个手持碗口粗的铁棍,qi (马奇)着一头铃马的邪道武者,笑道:“小子,你不会是傻了吧!放我们一条生路?你以为你是天魔十秀?”
??金斑巨虎的背上,林泞姗抬起头*| lai |*,向远处的* na *一个戴着面具的少年看了一眼,生chu *几分熟悉的感觉。
??张若尘的气质变化很大,又带着金属面具,林泞姗根本没有将张若尘认chu **| lai |*,只觉得有点眼熟。
??林泞姗看得chu **| lai |*,* na *一个少年是故意拦住black(hei )虎堂的邪人的去路。他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敢和black(hei )虎堂作对?
??林泞姗的心中生chu *一股求生的*,叫道:“我是云台宗府的di 子,求阁↓救我一命,必有重谢。”
??“你若是再敢多说一句话,割了你的Tongue(英文:Tongue,中文:she tou )。”聂政韩瞥了林泞姗一眼,冷沉的说道。
??林泞姗被聂政韩强大的武道气息震慑住,立即闭上嘴巴,楚楚可怜的盯着远处的* na *一个少年。
??现在,* na *一个少年,就是她的唯一希望。
??聂政韩盯着远处的张若尘,沉声道:“阁↓莫非真的想要与black(hei )虎堂作对?”
??张若尘面无表情的道:“我再说一遍,只是想要去di huo *城,你若是为我带路,可以饶你们一命。当然,你们black(hei )虎堂的人作恶太多,必须受到惩处。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
??“你还想要处罚我们?”聂政韩道。
??“我只是觉得,你们应该被关押十年,或者二十年。”张若尘道。
??“好大的口气,我姬老三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?”
??* na *一个手持铁棍的武者,qi (马奇)着铃马,猛然向着张若尘chong *了过去。
??“轰隆隆!”
??铃马奔跑,震动di 面。
??姬老三的修为达到玄极境大极位,乃是聂政韩的左膀右臂,手中的血魂棍是一件三阶真武宝器,不知杀死过多少武道* gao *手。
??真气涌入血魂棍,棍中的九道huo *系铭纹,在一瞬间就被激活。
??碗口粗的血魂棍,完全被huo *焰包裹,发chu *“哧哧”的声音。
??“哗!”
??姬老三单手持棍,猛然向着张若尘的头顶攻击↓去。一股炽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的huo *lang,化为一道道huo *焰流光,向着张若尘涌了过去。
??张若尘站在原di ,动也不动一↓。
??姬老三的心头一喜,原*| lai |*遇到了一个傻子,肯定是被自己的气势给惊住,所以才吓得动都不敢动一↓。
??林泞姗的心也提到嗓子眼,一双明眸jin jin 的盯着远处* na *一个少年,难道他真的只是虚张声势?
??“轰!”
??血魂棍在离张若尘的头颅只有半尺的di 方,竟然被一层真气zhao给挡住,反弹了回去。
??姬老三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,从血魂棍上面用*| lai |*,将他的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虎口震裂,手中的血魂棍tuo *手飞了chu *去。
??哐当一声,血魂棍掉落在di ,将一块千斤巨石砸碎。
??姬老三吓得魂飞魄散,惊呼道:“护体真气zhao!大家小心,他是di 极境的武道* gao *手。”
??姬老三qi (马奇)着铃马,立即逃了回去。
??张若尘并没有chu *手击杀姬老三,依旧站在原di ,显得十分平静。
??black(hei )虎堂的* na *些邪道* gao *手,全部都被吓得脸色苍White(颜色bai ),不可置信的盯着对面的* na *个少年。
??虽然* na *个少年的脸上戴着金属面具,众人却依旧能够看chu *,他的年纪并不大,绝对不会超过二十。
??如此年轻,就达到di 极境,也太可怕吧!
??聂政韩在black(hei )虎堂可是第四号人物,也是五十多岁的时候,才达到di 极境。
??聂政韩将银色巨斧取chu **| lai |*,& nie (一种手法)在手中,目光警惕的盯着张若尘,道:“阁↓是武市学宫的内宫di 子?”
??张若尘的嘴角微微一勾,道:“没错。”
??black(hei )虎堂的* na *些邪道武者,全部都jin 张起*| lai |*,本*| lai |*他们都知道武市学宫的* gao *手赶*| lai |*了灵岳镇,早就有心理准备。可是亲眼看到武市学宫的* gao *手,心中依旧十分jin 张。
??* na *可是武市学宫的内宫di 子,绝对是一等一的强者。
??“布阵!”
??聂政韩大吼了一声。
??black(hei )虎堂的* na *些邪道武者,全部分散开,形成一个巨大的yuan *圈,将张若尘围在中央。
??每一个邪道武者的手中都& nie (一种手法)着一块玉石,将真气注入玉石,玉石中便飞chu *一道阵法铭纹。
??数十道阵法铭纹交汇在一起,形成一个巨大的阵法,将数十个邪道武者完全连成一体。
??“合击阵法。”
??张若尘站在阵法的中央,并没有惊慌,点了点头,道:“有点意思。”
??合击阵法,在武道界使用得十分广泛。
??阵法师将阵法铭纹,提前刻录在玉石之中,被成为“阵基”。武者只需要将真气注入玉石阵基,将能将阵法铭纹激发chu **| lai |*。
??阵基的数量越多,武者的修为越强,合击阵法的威力就越大。
??一套合击阵法,最少只有两块阵基,只需要两个武者就能催动阵法。
??有的超级合击阵法,甚至可以有上万块阵基,威力强大无比。
??一般*| lai |*说,十个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,使用合击阵法,完全可以对付一个玄极境初期武者。
??其实,合击阵法就是让武者在短时间之内,将体内的真气激发chu **| lai |*,联合在一切,爆发chu *超越自身数倍的力量。
??控制这种合击阵法,武者的真气会消耗得相当快。
??若是布阵的武者的真气耗尽,* na *么阵法也就不攻自破。
??black(hei )虎堂的邪道武者,一共足有六十七人,其中五十七人都是黄极境的修为,九人是玄极境的修为,只有聂政韩的修为达到di 极境。
??六十七人都掌握着玉石阵基,其中聂政韩手中的玉石阵基,足有二十道阵法铭纹。每一道阵法铭纹都十分米且cu 丬士ang ,就像是二十根阵法柱子,将阵法完全支撑起*| lai |*。
??* na *九个玄极境武者的玉石阵基,有的控制三道铭纹,有的控制十道铭纹,也颇为米且cu 丬士ang ,形成阵法的第二层支柱。
??剩↓的五十七位黄极境武者,他们都只控制着一道阵法铭纹。
??六十七位武者,在合击阵法的作用↓,将力量完全结合在一起。
??“这一套合击阵法,至少也要flower (hua )费一百万枚银币,才能buy(中文:gou mai)到吧!”张若尘的心头暗道。
??“huo *龙锁。”聂政韩大吼一声。
??阵法铭纹完全活跃起*| lai |*,不停旋转,凝聚chu *一缕缕huo *焰。
??* na *些huo *焰交汇在一起,形成一条十多米长的huo *龙。huo *龙扇着双翼,shen chu *一双巨大的龙爪,向着张若尘的头顶拍了过去,
??“不堪一击!”
??张若尘一掌打了chu *去,一股强大的掌力涌chu *,形成一个一米多长的真气掌印。
??“嘭!”
??真气掌印,直接将huo *龙崩碎。
??“好厉害!”聂政韩的心头一惊。
??刚才* na *一条huo *龙的力量,足以一爪将聂政韩打成重伤,可是却被对付一掌崩碎。* na *少年的修为简直就是深不可测!
??“开天裂di !”
??聂政韩将手中的银色巨斧举起*| lai |*,所有阵法铭纹,全部向着银色巨斧涌过去。
??银色巨斧散发chu *刺目的光芒,劈斩↓去。
??一个十多米长的巨大斧影,破开虚空,带着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,向着张若尘的头顶劈了↓去。
??* na *一柄银色巨斧,是一件六阶真武宝器,里面有三十五道铭纹。以聂政韩的修为,根本不可能同时激活三十五道铭纹。
??可是借住合击阵法的力量,聂政韩却将银色巨斧中的三十五道铭纹,完全激活,爆发chu *恐怖无比的力量。
??张若尘的手臂一shen ,原*| lai |*掉落在di 上的血魂棍,在真气的引动↓,飞到他的手中。
??血魂棍虽然只是三阶真武宝器,可是掌握在张若尘的手中之后,却爆发chu *无与伦比的力量。
??“轰!”
??张若尘的手臂一挥,血魂棍与银色巨斧碰撞在一起,发chu *一声震耳yu (谷欠)聋的巨响。
??血魂棍被强大的力量震碎,化为无数碎裂的铁块,向着四周的邪道武者飞了chu *去。
??“噗!噗……”
??十多个邪道武者被碎裂铁块击穿身体,倒飞chu *去,pa(足八)在di 上哀嚎。
??聂政韩也被强大的chong *击力,震得向后倒退了十多丈远,手臂上裂chu *一道道血痕,五指疼痛yu (谷欠)裂,银色巨斧差一点就从他的手中飞了chu *去。
??张若尘只是随手一击,合击阵法便被打得四分五裂,就连black(hei )虎堂的第四号人物聂政韩,也被打得受伤。
??“大家快逃,这人不是我们可以对付得了!”聂政韩叫了一声,立即跳到金斑巨虎的背上,想要qi (马奇)着金斑巨虎逃走。
??“先前给过你们机会,你们没有珍惜。现在你们以为还逃得掉?”
??张若尘施展chu *御风飞龙影,向前跨chu *一步,直接飞chu *数十丈的距离,悬立在聂政韩的头顶上方。
??聂政韩的脸色一变,手持银色巨斧,向着上方劈去。
??“嘭!”
??张若尘一掌xiang ↓()拍击,一股强大的掌力涌了↓去,将聂政韩打得抛飞chu *去,身体撞击在墙壁上面,将墙壁撞穿。
??轰然一声。
??整间房屋垮塌↓*| lai |*,将聂政韩埋在废墟里面。
??聂政韩全身血淋淋,从废墟中爬chu *,有些恐惧的盯着对面的* na *个戴着面具的少年,咬着牙齿,道:“即便是……武市学宫的内宫,也没有几个人的修为……达到你这样的程度,他们每一个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。你到底是谁?”
??……
??求推荐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