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林辰裕的眼角微微一抬,不屑的盯了* na *两个武者一眼,冷峭的一笑:“趁我还没有动怒,立即给我滚。”
??提着巨大的战刀的男子,站咋林辰裕左侧的位置,冷声的道:“真是傲气,看*| lai |*的确是武市学宫的学员。”
??“小妞,长得ting *不错,今年多少岁了?”另一个独眼武者,盯着身材姣好的林泞姗,露chu *wei suo的笑容,Tongue(英文:Tongue,中文:she tou )轻轻的* tian * 舌忝 *着**。
??林泞姗皱了皱眉,冷道:“你的左眼,不会就是因为太招人讨厌,所以才被人给wa 掉的吧?”
??“伶牙俐齿!”
??独眼武者的眼神一沉,冷heng(哼哈二将)一声:“看*| lai |*你们还不知道我们兄di 的身份,我们可是black(hei )虎堂的洪氏兄di ,洪雷和洪猛。小妞,你若是老实一点,将大爷我侍候舒服,还能活着跟我们去di huo *城。若是不老实的话,* na *就是死路一条。”
??“black(hei )虎堂!”林辰裕的眼睛一缩,瞳中闪过一丝精芒。
??在云武郡国的black(hei )市,一共有十个强大的势力,其中,black(hei )虎堂排在第九。
??black(hei )虎堂的势力,虽然远远比不上di 府门,可是在云武郡国,依旧是让很多武者闻之色变的邪道门派。
??洪雷和洪猛都是black(hei )虎堂的* gao *手。
??“快逃,black(hei )虎堂的人,可是吃人不吐骨头。”
??“居然是洪雷和洪猛,据说他们一个好色,一个嗜杀,两人都是black(hei )虎堂的狠角色。”
??……
??…………
??听到“black(hei )虎堂”的名字,周围的* na *些武者和普通百姓就像是见到洪shui *猛兽,全部都吓得胆战心惊,在第一时间逃得gan gan 净净。
??洪雷和洪猛看到* na *些逃走的武者,显得颇为得意。他们再次向着林辰裕和林泞姗望去,也多了几分傲然的神情。
??“区区一个black(hei )虎堂而已,在云武郡国或许还算有一定的影响力,可是在天魔岭,black(hei )虎堂根本就上不了台面。”林辰裕的声音尖细,冷笑了一声。
??“看*| lai |*你们真的是武市学宫的学员,太好了,抓住你们,应该就能换取一大笔修炼资源。”
??“特别是* na *一个小妞,脸蛋和身材都是一流,若是卖到朱雀楼,肯定能够卖到一个很好的price (中文:jia ge)。”洪猛道。
??洪雷盯着林泞姗的xiong 口,笑得更加肆无忌惮,道:“再卖chu *去之前,最好让我们兄di 也乐呵乐呵。”
??“找死!”
??林泞姗jin 咬着贝齿,双目就像是两颗寒星,拔chu *战剑,快速一剑刺chu *去。
??“天心指路!”
??唰的一声,一道八米长的剑气,从剑锋中飞去,在di 面上拖chu *一道剑路。
??“嘿嘿!小丫头不仅脸蛋长得漂亮,就连剑法也这么* gao *明,大爷都有些迫不及待了!”
??洪雷施展chu *一种身法武技,横移chu *去,躲过林泞姗的剑气。
??就在林泞姗准备施展chu *第二招剑法的时候,洪雷已经chu *现在她的身后,手中& nie (一种手法)着一柄匕首,靠在林泞姗的脖颈,在林泞姗耳边嘎嘎的笑道:“小丫头,你还差得太远!”
??林泞姗大惊,感觉到一股寒气从匕首上面传*| lai |*,几乎将她的脖颈冻僵,让她不敢动弹。
??她的修为已经达到玄极境小极位,也算是武道* gao *手,可是却被对方一招制服。
??这两个black(hei )虎堂的邪人的实力,绝对不容小觑。
??“好White(颜色bai )的皮肤,真想亲上一口。”
??洪雷的**向着林泞姗雪White(颜色bai )的颈部靠过去,突然,身体一颤,嘴里吐chu *一口鲜血,hands(* shuang * shou *)捂着自己的xiong 膛,不断后退。
??洪雷转身,向着站在十步之外的林辰裕看了一眼,嘴里发chu *沙哑的声音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??“嘭!”
??洪雷倒在di 上,鲜血不断从体内涌chu **| lai |*。
??不知什么时候,林辰裕的手中,多chu *一柄血淋淋的剑,眼神冰冷的看了洪雷一眼,* rou *声的笑道:“连我mei mei都敢染指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??站在不远处的洪猛,一直都在防范林辰裕,可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看看清林辰裕是如何chu *手将洪雷杀死。
??“你是玄榜武者?”洪猛盯着林辰裕,hands(* shuang * shou *)不禁有些chan dou (颤抖吧!凡人!)。
??只有玄榜武者,才有如此强大。
??洪猛虽然也是玄极境大yuan *满的修为,可是他知道,玄榜武者只需要一招,就能将他杀死。
??“《玄榜》第九百七十四位,林辰裕。”林辰裕的嘴角微微一勾。
??确认对方真的是玄榜武者,洪猛立即转身就逃。
??“还想逃?”
??林辰裕的眼睛一缩,挥剑斩了chu *去,一道弧形的剑气飞chu *去。
??“天心弄潮!”
??林辰裕施展的也是天心剑法,在剑法上面的造诣,比林泞姗要* gao *明一大截,剑气直接飞chu *十多米的距离。
??“噗!”
??洪猛的头颅被剑气斩断,抛飞chu *去,就像皮球一般掉落在di 上。
??绯Red(* hong *)的鲜血,洒了一di 。
??林辰裕将剑收回剑鞘,道:“泞姗,将这两人的头颅收起*| lai |*,带回云台宗府,应该可以换取两枚三品丹药。”
??既然云台宗府也参与到这一场争斗之中,杀死black(hei )市的武者,云台宗府的di 子,自然也能得到奖励。
??“嗷!”
??街道上,响起一声震耳yu (谷欠)聋的虎啸,掀起一股飓风。
??霎时间,飞沙走石,落叶漫天飘飞。
??林辰裕的眼神一凝,向着虎啸传*| lai |*的方向望去,只见一只长着金斑的巨虎,从街道尽头走*| lai |*。
??金斑巨虎每走一步,di 面就会跟着震动一↓。
??巨虎的背上,坐着一个头发蓬乱,满脸胡须的男子。
??他背着一柄两尺宽的银色巨斧,身后跟着数十个面目狰狞的武者,将林辰裕和林泞姗围了起*| lai |*。
??“杀死black(hei )虎堂的人,就想这么一走了之?”坐在金斑巨虎背上的男子,盯着林辰裕,身上散发chu *一股强大的气势。
??林泞姗被* na *男子的气势惊住,脸色变得惨White(颜色bai ),一连向后退了六步,躲到林辰裕的身后。
??林辰裕的脸色也变得凝重,道:“阁↓是什么人?”
??“black(hei )虎堂,聂政韩。”
??背着银色巨斧的男子的目光,盯在林泞姗的身上,道:“我知道你们不是武市学宫的学员,而是云台宗府的di 子。但是,你们杀死了洪雷和洪猛,总要给我们black(hei )虎堂一个交代。做为补偿,* na *一个女子必须留↓。*| lai |*人,将* na *一个女子拿↓,带回di huo *城。”
??“我看谁敢?”
??林辰裕腾跃而起,hands(* shuang * shou *)握着剑柄,庞大的真气从体内涌chu **| lai |*,将剑中的铭纹激活。
??“哗!”
??剑尖chong *起一道丈长的光芒,将周围的灵气全部xi 口及引过去。
??聂政韩冷笑一声,& nie (一种手法)住背上的银色战斧,从金豹巨虎的背上跳跃起十多米* gao *,猛然落↓,一斧向着林辰裕劈了↓去。
??“天心满月!”
??林辰裕调动全身真气,一剑斩了chu *去。
??“*pu zi*!”
??林辰裕手中的战剑被银色巨斧斩断,巨斧划chu *一道银色的轨痕,劈在林辰裕的身上,将林辰裕的右臂给斩断。
??“啊……”
??林辰裕的嘴里发chu *一声惨叫,捂着鲜血直涌的手臂,倒在血泊之中,不停的翻滚。
??“呸!”
??聂政韩一口唾沫吐在di 上,收起银色战斧,不屑的道:“看在你是云台宗府的di 子,今天就饶你一条dog(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)命。”
??聂政韩的目光向着林泞姗盯过去,手指将林泞姗的↓巴挑起,看着眼前这一张美丽的容颜,笑道:“倒是一个不错的美人,带回去,送给堂主做侍妾。”
??林泞姗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林辰裕,大脑一片空White(颜色bai ),大哥的修为* na *么强大,竟然被人一斧击败,就连手臂都被斩断。
??看着聂政韩的背影,林泞姗感觉到深深的恐惧。
??“你……你放我离开……我可是七王子殿↓的未婚妻……”林泞姗挥动战剑,将两个想要擒她的邪道武者给击退。
??“什么dog(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)屁七王子,今晚一过,你就是我们堂主的女人。”其中一个武者笑道。
??“说不定将*| lai |*还是我们black(hei )虎堂所有兄di 的女人。”另一个武者也向着林泞姗走了过去。
??聂政韩有些不悦的道:“别lang费时间了,将她捆起*| lai |*,送到di huo *城。”
??两个武者同时向林泞姗攻击过去,他们都是玄极境大极位的修为,很快就将林泞姗制住,使用铁链将她捆了起*| lai |*,绑在金斑巨虎的背上。
??林泞姗一直都十分骄傲,从未遭遇过这样的挫折,若是真的被带到di huo *城,无疑是坠入魔窟。
??现在该怎么办?
??* na *些邪人武者全部都眼神炙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的盯着她,就像是要将她身上的衣服剥光一般,让林泞姗感觉十分无助和害怕,眼中淌chu *泪shui *。
??就在black(hei )虎堂的一行人走到灵岳镇的镇口的时候,却遇到了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少年。
??* na *少年看上去也就十*| lai |*岁,牵着一只雪flower (hua )雕,徐徐的走*| lai |*,停在了black(hei )虎堂一群邪人的前面。
??“小子,还不立即滚开,连black(hei )虎堂的路都挡,你是找死吗?”一个邪道武者喝斥了一声。
??聂政韩瞪了* na *一个邪道武者一眼,* na *一个邪道武者立即闭上嘴巴,不敢多言。
??别的邪道武者看不chu ** na *一个少年的厉害,聂政韩却看得chu **| lai |*。因为* na *一个少年牵着的蛮禽,是一位三阶蛮禽,雪flower (hua )雕。
??三阶蛮禽的战力,堪比di 极境武者。
??三阶蛮禽的速度,更是比一般的di 极境武者都要快得多。
??能够将三阶蛮禽当成坐qi (马奇),* na *一个少年又岂是一般人?
??聂政韩盯着* na *一个少年,微微拱手,道:“在↓black(hei )虎堂,聂政韩,不知道阁↓如何称呼?”
??张若尘看着聂政韩,随后,目光又向着被绑在金斑巨虎背上的林泞姗看了一眼,目光中不带任何表情,道:“black(hei )虎堂?你们是black(hei )市中的* na *个black(hei )虎堂?”
??聂政韩的眼睛一缩,道:“正是。”
??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好吧!我找的就是你们!你们若是带我去di huo *城,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!”
??张若尘也没有想到会在一座小镇,遇到black(hei )市的邪人。
??既然遇到,* na *就顺手剿灭一个black(hei )市的分会。既可以历练自己,也可以赚取功勋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