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风知林的眼中带着冷笑的神色,五指再次并在一起,就要将张少初的另一只手臂劈断。
??“够了!”张若尘道。
??风知林要劈↓去的手停住,冷笑道:“九王子殿↓,你终于想通了?”
??张若尘的眼神冷沉,将放在聂玄脖子上的索命镰刀松开,扔到di 上,道:“你放开四哥!”
??就算他用聂玄的* xing *命胁迫风知林也没有用,因为风知林根本就不在乎聂玄的死活。
??“这就对了!”
??风知林看到张若尘放开了聂玄,嘴角露chu *一丝狞笑,手掌还是无情的劈了↓去,将张少初的另一只手臂的骨头打断。
??随后,风知林将痛晕过去的张少初扔到了一边,讥诮的盯着张若尘,得意的笑道,“九王子殿↓,这里是武市学宫,不是云武郡国,一切以实力说话,该低头的时候,你就得低头。一起动手,先废了他的hands(* shuang * shou *)双脚。”
??二十多位学员,同时向着张若尘攻了过去,似要将张若尘分尸。
??张若尘根本不看* na *些攻过*| lai |*的人,冷冷的盯着风知林,一步步走了过去。
??他的手臂一shen ,抓住一个攻过*| lai |*的玄极境后期的学员的手臂,另一只手猛然打了chu *去,pa 口拍的一声,* na *一个学员的手臂被张若尘一掌拍断。
??“嘭嘭!”
??张若尘双掌同时shen chu *,接住前面斩过*| lai |*的三柄战剑,一股玉White(颜色bai )色的真气从体内爆发chu **| lai |*,将* na *三个学员震飞chu *去,将三柄战剑全部卷jin *衣袖。
??衣袖一甩,三柄战剑又飞了chu *去,同时* cha *穿刚才* na *三个学员的大* tui *,将* na *三个学员钉在了di 上。
??“啊……”
??三位学员,同时惨叫一声。
??“嘭!”
??一个玄极境小极位的学员,在张若尘的背上劈了一刀,发chu *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。
??张若尘穿着冰huo *麒麟甲,挡住了刀锋,并没有被劈伤。
??* na *一个玄极境小极位的学员微微诧异了一↓,就看见张若尘转过身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。
??* na *一个玄极境小极位的学员的眼神变得狠辣,又是一刀劈chu *去,斩向张若尘的手臂。
??“嘭!”
??张若尘一掌打在他的xiong 口,同时& nie (一种手法)住他的手腕,夺过他手中的战刀。
??手臂一挥,战刀横拍了chu *去,拍在* na *一个玄极境小极位学员的左脸,嘭的一声,将* na *一个玄极境小极位的学员打得晕厥过去。
??张若尘在武技的运用上面的确十分精妙,可是他面对的毕竟是二十多位学员,其中还有不少老生。一连串的战斗之后,张若尘的身上也留↓数道血淋淋的伤口。
??这一场战斗,将很多学员都xi 口及引过*| lai |*。
??他们看着被二十多位学员围在中央的张若尘,全部都露chu *怜悯的神色,不用猜都知道,* na *一个新生第一的天才,今天怕是凶多吉少。
??在武市学宫,并不禁止武斗,反而十分鼓励学员之间的武斗。当然,前提是不能闹chu *人命。
??谁敢故意杀人,武市学宫也会将他处死。无论你天赋多* gao *,若是在武市学宫之中故意杀死别的学员,* na *就是死罪。
??这就是霍星王子不敢亲自露面的原因,他必须要借助风知林的手*| lai |*除掉张若尘。
??因为,武市学宫还有另一条法规,若是两个学员之间有血仇,比如,自己的至亲被对方杀死,* na *么在学宫之中是可以复仇。
??风知林的亲di di 被张若尘杀死,风知林在万分悲痛的情况↓,为自己的di di 报仇雪恨,这有什么错?
??所以,就算是学宫的长老,也不好* cha *手jin *去。
??恩怨仇杀,自己解决。
??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张若尘必死无疑的时候,一个美丽jiao (女乔)小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chu **| lai |*。
??她的一双hands (yu shou 保养的好),轻轻的托着雪White(颜色bai )的↓巴,盯着被二十多位学员围在中央的张若尘,露chu *一丝笑意:“有意思!真有意思!”
??看到* na *一个从人群中走chu **| lai |*的jiao (女乔)小身影,周围的* na *些学员全部都惊恐无比,立即对着她拱手行礼:“拜见端木师姐!”
??端木星灵看也不看* na *些行礼的学员,脸上带着笑意,向着* na *一群正在和张若尘交手的学员走了过去。
??看到端木星灵走过*| lai |*,* na *些学员纷纷停手,就连风知林也露chu *几分惧色,连忙走了过去,恭恭敬敬的对着端木星灵一拜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端木师姐,不知因为何事劳烦你的大驾?”
??端木星灵shen chu *一根纤细的玉指,向着张若尘指了过去,道:“我*| lai |*找他!”
??此刻,张若尘依旧被十多个学员围住,身上足有十多道伤口,身上的White(颜色bai )袍几乎被染Red(* hong *)。
??但是,di 上也趟着十一个学员,有的断了手臂,有的被打得晕厥,有的被刀刃钉穿了大* tui *,场面十分惨烈。
??听到端木星灵的话,风知林的脸色一变,再次拱手行礼,道:“端木师姐,张若尘杀死了我唯一的亲di di ,此仇不共戴天。若是不杀他,天理何在?若是不杀他,我di di 的灵魂在di ↓也不能瞑目。若是不杀他,我风知林还算是血气男儿吗?”
??风知林的话,半真半假,故意装chu *悲愤的样子。
??实际上,风知林和风知衣虽然是亲兄di ,但是关系并不好,为了争夺风家的继承权,两兄di 早就已经反目,恨不得对方早点死。
??霍星王子找上风知林的时候,就已经向他许诺,只要风知林杀死张若尘,霍星王子必定帮助风知林成为风家的家主。
??为di 报仇,只是一个借口。
??风知林又道:“而且,在我准备报仇之前,就已经向司徒长老禀告过。司徒长老也说,张若尘在第一轮学宫考试的时候,杀戮太重,造成近百位考生的死亡,就算他的天资再* gao *,品行却太差,不适合成为武市学宫的学员。他已经允许我向张若尘复仇!”
??端木星灵点了点头,道:“我听chu **| lai |*了,你是在用司徒长老压我?”
??“不敢!就算借给我一个胆子,我也不敢啊!”风知林大惊失色,诚惶诚恐的说道。
??端木星灵shen chu *一只hands (yu shou 保养的好),在风知林的肩膀上拍了一↓,吓得风知林双* tui *一弯,差一点跪在di 上。
??“你* na *么害怕gan 什么?”端木星灵好奇的问道。
??风知林的额头上不停冒汗,道:“在端木师姐的面前,风知林不敢不怕。”
??端木星灵满意的点了点头,道: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毕竟自己的亲di di 被人给杀死,只要是个人,也要为他报仇。老实说,并不是我想要和你为难,主要是尘姐叫我*| lai |*要人。她说,谁都不能动张若尘,就算要杀,也必须留给她。”
??风知林的脸色一变,张若尘居然和黄烟尘* na *女魔头有关系。
??这↓糟了!若是今天杀了张若尘,必定要得罪端木星灵,更要得罪黄烟尘。
??同时得罪两位女魔头,今后还如何在西院待↓去?
??端木星灵向着张若尘走过去,笑道:“人是你杀的,祸是你闯的,要不你*| lai |*chu *一个解决办法的主意?”
??听到端木星灵的话,* na *些学员就全部懂了。端木星灵是完全站在张若尘的* na *一方,所以,才会将决策权交给张若尘。
??有端木星灵在,就算风知林再邀请一百个学员过*| lai |*,也杀不了张若尘。
??一般的玄极境武者,就算数量再多,在一位玄榜武者的面前,* na *也是土鸡瓦dog(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),不堪一击。
??在强大的实力面前,风知林也不得不低头。
??张若尘的目光盯向风知林,道:“风知林,你di di 的确是被我杀死,若是想要为你di di 报仇,我给你一个机会。一个月之后,生死台上见,我与你一决* gao *↓。”
??风知林的眼神露chu *笑意,道:“端木师姐,这可是张若尘自己说的,我可没有*他。”
??众人都十分诧异,没想到张若尘会做chu *这样的决定。
??武市学宫的生死台,与武市斗场很相似,武者都是签↓生死合约,在台上,就算是被杀死,外人也不能* cha *手。
??“既然有端木师姐庇护,风知林肯定不敢动他,张若尘为何还要这样做?”一位学员十分不解。
??另一个武者,笑道:“你们懂什么?做为一个男人,是不屑被女人庇护,张若尘若是不和风知林一战,就算继续待在武市学宫,也会被众人瞧不起。更何况,张若尘还是一个顶尖的天才,天才都有自己的傲气。”
??“原*| lai |*如此!但是,一个玄极境中期的武者与一个玄极境大极位的武者决战生死台,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?到了生死台上,就算是端木师姐也帮不了他,风知林必定会杀他。”
??“张若尘,一个月之后,我们生死台上见,到时候,你可别怂了!”风知林道。
??张若尘道:“你放心,生死台上,你要为你的di di 报仇,我也要为我的四哥报仇,到时候我会打断你的双臂。”
??“哏哏!我等着!我们走!”
??风知林的手臂一挥,带着* na *些受伤的学员,纷纷离去。
??生死台可不是闹着玩的di 方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张若尘想要击败风知林,这是不可能的事!
??“你确定你自己想清楚了吗?登上生死台,生死不由命!”端木星灵道。
??张若尘淡淡的一笑:“端木师姐,多谢你chu *手为我解围,但是,我和风知林的恩怨终究需要我们自己*| lai |*解决。生死台,或许是一个不错的di 方。”
??端木星灵微微* gao *看了张若尘几分,突然觉得,这一个新生第一的天才,有些顺眼了起*| lai |*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