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聂玄听到声音,转身向张若尘看了一眼,并没有移开踩在张少初头顶的脚,脸上露chu *古怪的笑意,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你要废了我?大家听到了,他说他要废了我!”
??周围的* na *些学员全部都笑了起*| lai |*,觉得云武郡国的两位王子都是蠢货。
??张若尘是新生第一没错,可是才玄极境中期的修为。
??一个玄极境中期的武者,居然声称要废了一个玄极境中级位的武者,不是蠢货是什么?
??聂玄对着风知林微微拱手,道:“风师兄,就让我先帮你教训教训* na *一位九王子,不知你意↓如何?”
??对付一个玄极境中期的武者,风知林也懒得亲自动手,傲然的立在* na *里,轻轻的点了点头,眼神有些阴冷,道:“他既然放话要废了你,你是不是该先废了他?”
??聂玄露chu *一个明White(颜色bai )的笑容,一脚将张少初给踢到一旁,“fei *猪,滚一边去,本少爷待会再*| lai |*收拾你。”
??聂玄抖了抖双肩,全身的骨骼都跟着响动。
??他的步伐沉稳,向着张若尘走了过去,笑道:“张若尘,你不是要废了我,我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,你*| lai |*废了我啊?”
??围在张若尘四周的* na *些学员,全部退到一旁,露chu *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??张若尘微微向着张少初看了一眼,只见张少初pa(足八)在di 上,使劲的对着张若尘摇头,示意张若尘先忍一忍。
??忍一忍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,不忍的话,今天肯定死得很惨。
??风知林打着为di di 报仇的旗号,就是不想让学宫的长老* cha *手jin **| lai |*,想要在今天,将张若尘置于死di 。
??张若尘对着张少初摇了摇头,眼神变得更加坚定,向着聂玄看过去,道:“聂玄,你觉得我是废掉你的hands(* shuang * shou *),还是废掉你的双* tui *?”
??聂玄冷heng(哼哈二将)一声:“小子,你太狂妄了!”
??他不再跟张若尘废话,脚掌一蹬,猛然chong *chu *去,速度达到四十米每秒,快得就像是一阵疾风。
??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,最大的优势就是速度远超玄极境中期的武者,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*| lai |*之前,就能一招将对方秒杀。
??但是,张若尘可不是一般的玄极境中期武者。在速度上,他并不比玄极境中级位的武者慢多少。
??在聂玄chong *过*| lai |*的* na *一刹* na *,张若尘便打chu *回击的招式,一掌拍了chu *去,玉White(颜色bai )色的真气在五指之间缭绕,爆发chu *一股强大的力量。
??“嘭!”
??聂玄与张若尘*ying *碰了一拳,脸色微微一变,只感觉一股庞大的力量从张若尘的手掌涌jin *他的手臂,震得他手臂的疼痛yu (谷欠)裂。
??察觉到不妙,聂玄立即向后倒退,远远的与张若尘拉开距离。
??聂玄的手臂在衣袖中轻轻的chan dou (颤抖吧!凡人!),幸好刚才及时收手,要不然手臂中的经脉肯定会断掉。
??“好霸气的真气,你修炼的是什么级别的功法?”聂玄道。
??风知林和别的* na *些学员自然看得chu **| lai |*,刚才的* na *一次交手,聂玄在张若尘的手中吃了不小的亏。
??聂玄的修为,他们都十分清楚,虽然才刚刚突破到玄极境中级位,可是却绝对不是一个玄极境中期的武者可以与他抗衡。
??* na *一个云武郡国的九王子竟然如此强大!
??风知林注意到张若尘刚才手掌中闪烁的玉White(颜色bai )色光华,脸上露chu *一丝笑意,“有点意思,看*| lai |*他修炼的功法真的不一般,否则不可能将聂玄击退。
??张若尘盯着聂玄,道:“你也接我一招试试!”
??说完这话,张若尘的身体完全绷jin ,犹如一张拉成满月的战弓,体内的真气急速运转,双脚同时一蹬,就像是一支离弦的箭,疾chong *了chu *去。
??他体内的骨骼和肌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的力量,全部调动起*| lai |*,爆发chu *全身力量,一掌打了chu *去。
??“蛮象驰di !”
??聂玄刚才与张若尘交手,吃了一点小亏,不敢再轻视张若尘。
??就在掌风扑面而*| lai |*的时候,聂玄施展chu *一种人级上品的武技,金刚碎骨指。
??聂玄shen chu *一根中指,体内真气尽数向着中指涌去,手指上竟然chu *现一层淡淡的金光。
??“金刚碎骨!”
??聂玄的手臂就像是变成幻影,一指点chu *,击向张若尘的掌心。
??“嘭!”
??一指和一掌碰撞在一起,聂玄和张若尘都十分不好受,同时向后退了一步。
??幸好张若尘修炼chu *玉净真气,所以才抵挡住聂玄的金刚破骨指,要不然的话,聂玄刚才的* na *一指就能将他的手掌刺穿。
??张若尘刚刚后退一步,便立即再次chu *手,双* tui *一蹬,跃起七、八米* gao *,一掌打chu *。
??“飞龙在天!”
??聂玄虽然手指疼痛yu (谷欠)裂,却不得不再次点chu *一指,又一次击向张若尘的掌心。
??“嘭!”
??聂玄被掌力震得后退三步。
??张若尘的动作浑然一体,立即打chu *第三掌。
??“龙象归田!”
??“嘭!”
??聂玄的手指断裂,嘴里发chu *一声闷声,狼狈不堪的向后倒退。
??他远远的盯着张若尘,手臂chan dou (颤抖吧!凡人!)得更加厉害,手指传*| lai |*疼痛让他的额头上冒chu *一滴滴冷汗。他的中指已经断了。
??其实,张若尘也不好受,手掌传*| lai |*一股huo *辣辣的疼痛,一滴滴鲜血从掌印涌chu *。他& nie (一种手法)着拳头,血液不停从五指中流chu *,滴落在di 。
??聂玄的战力,比青幽还要强大一筹。
??霍星王子站在远处,盯着聂玄和张若尘的战斗,眼神越*| lai |*越冷,道:“他才玄极境中期就能与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抗衡,不能再让他活着,不然肯定会成为四方郡国的心腹大患。”
??谢昭武站在霍星王子的身旁,谄mei(女眉)的笑道:“王子殿↓何必要担心?聂玄还没有施展chu *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的真正力量,若是施展chu **| lai |*,张若尘恐怕连他一招都接不住。”
??霍星王子点了点头,道:“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,可以做到血气凝兽。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,可以做到血气凝兵。一旦爆发chu *这两种血脉的力量,聂玄要击败张若尘,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
??谢昭武笑道:“聂玄应该还有底牌,不会轻易动用这两种力量。毕竟只是对付一个玄极境中期的武者!”
??这一切自然都是霍星王子在背后策划,只不过他现在还是新生,与张若尘没有血仇,所以才利用风知林去对付张若尘。他只需要在背后看好戏就行了。
??聂玄忍住手指传*| lai |*的疼痛,叫道:“好!好一个新生第一,果然不是一般的玄极境中期武者可以比拟。既然如此,* na *就让你见识一↓,我修炼chu **| lai |*的灵级↓品武技,幻影手!”
??聂玄一边踩着步伐,hands(* shuang * shou *)一边划动,五指和手臂形成一道道幻影。
??张若尘的眼睛一眯,即便是将真气注入眼脉,也很难看清聂玄的招式。
??不得已,张若尘不得不将空间领域释放chu **| lai |*,方yuan *三十米的空间,所有一切全部都受他的掌控。
??借住空间领域的力量,张若尘终于看清聂玄的手印和招式。
??“聂玄是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,以我现在的修为,与他*ying *拼,绝对是十战九败。必须要在他施展chu *血脉的力量之前,将他击败,甚至废了他。”
??张若尘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和聂玄之间的差距,现在,只有一招的机会。把握住这一招,他就能取胜。若是把握不住,他的↓场会比四王子张少初更惨。
??张若尘的目光jin jin 的盯着快速chong *过*| lai |*的聂玄,将时空晶石& nie (一种手法)在手中,藏在衣袖里面。
??“张若尘,你能败在我的幻影手之↓,已经相当了不起。”聂玄的脸上带着疯狂的笑意,十多只手影,同时向着张若尘打过去。
??张若尘的身体向左一个侧翻,以极快的速度,从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将一尺长的索命镰刀取chu *。
??他的手臂一挥,索命镰刀在空气中划过,将聂玄打chu *的一只幻影手割断。
??血光闪现!
??一只血淋淋的手,掉落在di 。
??“啊……我的……手……”
??聂玄惨叫一声,捂着不停涌血的手腕,痛得差点晕厥过去。
??张若尘岂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,一脚揣在聂玄的xiong 口,将聂玄踹飞了十多米远。
??聂玄刚刚想站起身,一只重重的脚掌踩在了他的xiong 口,将他xiong 口的骨头踩得“咯咯”直响,像是要将他的xiong 口踩得塌↓去。
??张若尘将索命镰刀放到聂玄的脖颈边上,道:“别乱动!要不然,待会就不是割断你的手腕* na *么简单!”
??聂玄愤怒无比,若不是张若尘突然从衣袖中取chu *一柄镰刀,割断了他的左手,他怎么可能会败在一个玄极境中期的武者手中?
??“敢废我左手,今天,你绝对没有好↓场!”聂玄jin 咬着牙齿说道。
??远处,风知林和别的* na *些学员久久之后才反应过*| lai |*,立即chong *过去,将张若尘围在中央。
??“哗哗!
??所有人都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,将真武宝器级别的兵刃取chu *,像是要将张若尘大卸八块。
??“混蛋,还不立即放开聂玄?”一位学员提着一柄战刀,指在张若尘的xiong 口,只要再向前一shen ,就能破开张若尘的xiong 膛。
??张若尘咧嘴一笑,将索命镰刀放在聂玄的脖子上,道:“谁敢动一↓,我就割↓他的头。”
??“是吗?你信不信我先打碎这一头fei *猪的人头?”
??风知林& nie (一种手法)住张少初的脖子,将他拖到张若尘的面前。
??风知林运转真气,脸上带着狞笑,手掌按在张少初的头顶,道:“张若尘,还不立即放开聂玄,放↓手中的镰刀。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他?
??张少初被吓得浑身发抖,**直哆嗦,道:“九……九di ,不要……不要管我……,你放了聂玄,你就……死定了!”
??“pa 口拍!”
??风知林的五指合并,& nie (一种手法)成掌刀,劈了↓去,将张少初的右臂的骨头打断。
??“啊……”
??张少初惨叫一声,痛得五官扭曲,浑身冒汗,就连**都变成乌black(hei )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