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张若尘刚刚走chu *黄字第一号,就看见穿着一身青色衣衫的端木星灵。
??张若尘略微有些诧异,打了一声招呼:“见过端木师姐!”
??端木星灵盯着从里面走chu **| lai |*的张若尘,反而更加吃惊,一双美丽的眼眸不停眨巴,道:“你居然没事?”
??张若尘有些茫然,道: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
??“尘姐没有杀了你?”端木星灵道。
??张若尘更加不解,道:“她为什么要杀我?还有……你怎么知道她要杀我?”
??端木星灵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,连忙掩饰,眯着眼睛一笑:“没……没有,我就只是猜测一↓!”
??端木星灵的心头有些不* gao *兴,暗道,难道昨晚我做的坏事,已经被他们识破了?
??随后,她仔细的将张若尘全身上↓都打量了一遍,再次问道:“尘姐,还在里面吗?”
??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昨晚,我和她发生了一点误会,现在她伤得很重,你看一看她吧!”
??“她怎么会受伤?”端木星灵惊呼一声。
??在她看*| lai |*,昨晚受伤的应该是张若尘才对。
??端木星灵懒得听张若尘的解释,化为一道残影,刹* na *之间便chong *jin *黄字第一号。
??张若尘摇了摇头,便向着龙武殿外走去。
??他刚刚走chu *龙武殿,就造成巨大的轰动。
??“快看!快看!张若尘从里面走chu *了!”
??“他……他居然没有受伤?”
??“他居然没有被打断双* tui *?”
??“这不可能!他肯定是受了内伤,说不定已经被废掉了修为!”
??“我看他说不定是被阉割了!”
??……
??要知道,西院近百年*| lai |*,还没有哪一个男* xing *学员jin *入龙武殿,能够完整的从里面走chu **| lai |*。
??昨晚,* na *些外宫学员一直都等在龙武殿的外面,就是等着看好戏。
??现在,张若尘完好无损的走了chu **| lai |*。大家当然不相信。
??十多个云武郡国的学员立即迎上去,柳乘风从人群中挤chu **| lai |*,问道:“九王子殿↓,你没有受内伤吧?”
??“没有!”张若尘摇了摇头。
??柳乘风又道:“难道你昨晚没有遇到* na *三个女魔头?”
??张若尘道:“倒是遇到了一个。”
??“谁?”柳乘风道。
??“黄烟尘!”张若尘道。
??听到这个名字,不远处的* na *些学员全部都倒xi 口及了一口寒气。
??柳乘风的脸色一变,道:“两年前,新生第一尉迟天聪就是被她打断了双* tui *,从龙武殿中扔chu **| lai |*。她居然没有对付你?”
??张若尘想到了昨晚的事,觉得不应该四处宣扬,于是道:“这一件事,我单独告诉你吧!”
??张若尘和柳乘风从众人中穿过,*| lai |*到一处略微僻静的小路。
??柳乘风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再次问道:“黄烟尘可是chu *了名的女魔头,凡是犯在她手的人,没有一个好↓场。她真的没有对付你?”
??张若尘的脸色一肃,道:“她的确设局想要害我!”
??柳乘风的脸色一White(颜色bai ),道:“她设的是什么局?”
??张若尘道:“与尉迟天聪的遭遇差不多。”
??“什么意思?”柳乘风道。
??张若尘道:“她在浴池中沐浴,被我看见了!”
??柳乘风长大了嘴巴,惊道:“看了多少?”
??“才不多看完了吧!”张若尘叹道。
??柳乘风在张若尘全身上↓& nie (一种手法)了& nie (一种手法),确认张若尘真的完好无损,才再次道:“你要知道,两年前,尉迟天聪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,就被她打断了双* tui *。今年,你把她看完了,* na *女魔头会放过你?”
??张若尘道:“其实并不是多大的事,她向我认错之后,我就原谅了她。”
??“你原谅了她?”柳乘风惊得目瞪口呆。
??居然能够*得女魔头认错,柳乘风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对张若尘的敬仰之情。他发现自己更加看不透张若尘了!
??张若尘道:“这件事最好还是不要宣扬chu *去,毕竟她已经认错,我也不能坏了她的名声。”
??“对啊!女子将名声看得最重!”柳乘风点了点头,信誓旦旦的道:“放心!我的嘴巴相当jin ,绝对不会说chu *去半个字。”
??“* na *就好!我先去紫茜* na *里一趟。”
??张若尘背着hands(* shuang * shou *),向着紫茜的住宿行去。
??将两千枚灵晶交给了紫茜,张若尘便打算返回龙武殿。
??他决定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,争取早(曰)ri 突破到玄极境后期。
??“哗!”
??忽然,张若尘的耳朵微微一动,听到一声锐利的破风声,察觉到危险的气息,脚尖一点,向后倒退了两丈远。
??一根玉White(颜色bai )色长*,从张若尘头顶上方飞过去,* cha *在张若尘刚才站立的di 方。
??“轰!”
??长*爆发chu **| lai |*的chong *击力相当强大,将di 面的White(颜色bai )石震chu *一道道裂纹。
??张若尘的眼神一沉,道:“什么人?”
??一群穿着White(颜色bai )色武袍的学员,从林中走chu **| lai |*,大概有二十多人,将张若尘团团围住。
??既有新生,也有老生。
??他们的身上都带着一股冷笑的神色,就像看死人一样,看着张若尘。
??风知林从二十多位学员中走chu **| lai |*,将* cha *在di 面上的长*拔chu *,手臂一抖,真气在长*上涌动。
??风知林的眼中带着一股杀气,冷声的道:“你就是张若尘?”
??张若尘向着周围的* na *些学员看了一眼,脸上并没有惧色,道:“没错,我就是张若尘。”
??“知道我是谁?”风知林道。
??在天魔岭中,张若尘见过风知林一面,自然知道他是谁,于是淡淡的道:“四方郡国方家的天之骄子,风知林!”
??“哈哈!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,就应该知道风知衣是我的di di 。你在天魔岭中杀了我的di di ,我现在杀了你,你应该没有怨言吧?”风知林身上的杀气更盛。
??站在风知林旁边的一个学员残忍的笑道:“杀人偿命,报仇雪恨。这件事就算是学宫的长老也管不了!”
??另一个学员道:“张若尘,你有种就与风师兄一战,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你敢不敢?”
??不远处,一个云武郡国的学员路过,看到张若尘被二十多个学员围住,立即chong *了上去,沉声道:“风知林,你不要欺人太甚,我九di 才玄极境中期的修为,而你是玄极境大极位的修为,他和你生死决斗,岂不是死路一条?”
??张若尘微微诧异,没想到这个时候,居然还有人敢帮他说话。
??于是,他向着* na *一个说话的学员看去。* na *是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子,少说也有三百斤重,简直fei *得就像是一个球。
??“刚才他叫我九di ,难道他就是云武郡王的第四子,张少初。”张若尘的心头暗道。
??张少初是在去年拜入武市学宫。
??张若尘盯着* na *一个胖子,实在无法将他和云武郡国的四王子联系起*| lai |*。
??要知道,张若尘见过的几位王子,大多都风度翩翩,英俊潇洒,从*| lai |*没有一个像四王子张少初这样fei *胖。
??但是,张若尘对别的* na *些王子,没有任何好感,却对这位四哥相当有好感。毕竟敢在这个时候站chu **| lai |*帮他说话,是需要很大的勇气。
??实际上,张少初与曾经的* na *一位病怏怏的九王子关系也很好。昨天,他得知张若尘成为新生第一,兴奋得一晚上没有睡着。
??今天一早,他就打算去见一见这一位有chu *息了的九di 。
??在半路上,张少初便看见风知林带着二十多位学员,将张若尘围在中央,对张若尘喊打喊杀。
??做为兄长,张少初自然不能不帮忙,于是便chong *了chu **| lai |*。
??风知林向着张少初看了一眼,露chu *鄙夷的神色,讥笑到:“张少猪,你是以前挨打没有挨够吗?今天,张若尘必死,谁都救不了他。你还不滚一边去,本公子今天懒得收拾你。”
??张少初的脸色涨Red(* hong *),若是再平时,他自然不敢招惹风知林,可是当他看到被围在人群中势单力薄的张若尘,终于还是鼓起勇气,道:“本王子叫张少初,不是张少猪。”
??“哈哈!”
??* na *二十多个学员全部大笑起*| lai |*,笑得前仰后翻。
??风知林也嘲笑道:“你长得比猪还fei *,还敢说自己不是猪?”
??“原*| lai |*云武郡国的王子是一条猪,你们说他的娘会不会是跟一头猪睡了一觉,所以才生了他?”一个四方郡国的武者肆无忌惮的笑道。
??他们都太了解张少初,虽然是一位王子,可是却经常被他们欺负,或许是挨打挨得太多,后*| lai |*就算他们在张少初的头顶撒尿,张少初也能忍着,根本不敢还手。
??* na *一位四方郡国的武者,张开双* tui *,笑道:“张少猪,快过*| lai |*,当着你九di 的面,从本公子的**钻过去,本公子今天就放过你。要不然,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↓场?”
??张少初忍了整整一年,今天终于不能忍,脸色铁青,大吼一声:“聂玄,本王子今天跟你拼了!”
??张少初彻底爆发,原本浑yuan *的身体,变得更加鼓zhang (**月长**),全身的真气涌动,一掌向着聂玄打了过去。
??张少初乃是玄极境小极位的修为,并不是弱者。
??聂玄冷冷一笑,手臂一shen ,抓住了张少初的手臂,另一只手猛然打chu *一拳,打在了张少初的xiong 口。
??要知道,聂玄可是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,张少初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?
??“噗!”
??张少初口吐鲜血,身体抛飞了起*| lai |*。
??但是,还没有完,聂玄并没有要放过张少初的意思,冷声的道:“既然你要当chu *头鸟,本公子今天就让你知道当chu *头鸟的↓场。”
??聂玄向前chong *chu *去,将抛飞在本空的张少初的手臂抓住,又是接连打chu *三拳。
??“噗!”
??“噗!”
??“噗!”
??张少初又是连吐三口鲜血,才重重的摔落↓di 上。
??聂玄一脚踩在张少初的头上,冷声的道:“*| lai |*人,将这死胖子的hands(* shuang * shou *)双脚打断,扒光他的衣服,扔jin *蛮兽粪池,让他在蛮兽粪池里面待三天,好好的静一静。看他今后还敢不敢做chu *头鸟?”
??张若尘看到满脸鲜血的张少初,双拳jin & nie (一种手法),怒huo *滔天,双眼通Red(* hong *),道:“聂玄,你信不信我废了你?”
??……
??飞天鱼求推荐票!求推荐票!求推荐票!重要的事,必须说三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