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“黄极境大yuan *满又如何?我也是黄极境大yuan *满的境界!”
??九郡主的嘴角扬起一丝迷人弧度,运转《天河玉经》,体内的真气化为玉White(颜色bai )色,就连她的皮肤都蒙上一层玉色的光华。
??她手中的碧shui *剑,也chong *起半丈* gao *的剑芒。
??“哗!”
??九郡主的手臂一挥,在头顶划chu *一个yuan *形的剑圈,散发chu *玉White(颜色bai )色的光芒,剑气一圈一圈的向着林泞姗涌去。
??“怎么可能?”
??林泞姗哪会料到九郡主能够突破黄极境大yuan *满?
??而且,九郡主的真气似乎也比以前更加厉害,十分浑厚,带着一股淡淡的寒气。
??林泞姗感觉她自己的真气,似乎都比九郡主弱了一筹。
??“果然将《天河玉经》的第一重修炼成功了,没想到九姐的体质,竟然如此适合修炼《天河玉经》。”张若尘的嘴角露chu *一丝笑意。
??功法秘籍并不是品级越* gao *就越好,关键是,功法要和武者的体质相贴合。
??很明显,九郡主的体质就与《天河玉经》十分贴合,所以才能在短时间之内,将《天河玉经》的第一重修炼成功。
??若是让阿乐去修炼《天河玉经》,说不定,他的修炼速度还不如九郡主。并不是说,他的天资没有九郡主* gao *,而是因为,他的体质与《天河玉经》不贴合。
??既然九郡主也达到黄极境大yuan *满,* na *么胜负就又有了悬念。
??林泞姗在剑法上的造诣,要比九郡主* gao *chu *一筹。
??可是九郡主修炼的功法的品级却在林泞姗之上,所以,她的真气纯度更* gao *,施展chu *低品级剑法,也能发挥chu *强大的威力。
??她们并称为“王城双美”,拥有常人不可比的绝世美貌,每一招剑法chu *手都美轮美奂,十分优雅,犹如两位仙女在舞剑。
??她们交锋却又极其凶险,一道道剑气飞chu **| lai |*,在di 面上划chu *一道道深深的口子。
??“就算你达到黄极境大yuan *满又如何?依旧不可能是我的对手。”
??“天心指路!”
??林泞姗将灵级↓品的剑法施展chu **| lai |*,手臂一挥,一道八米多长的剑气从剑锋中飞chu *,拖着一条长长的剑路,向着九郡主斩过去。
??九郡主没有修炼过灵级↓品的剑法,但是,却修炼成了一种人级上品的剑法,空灵剑法。
??“空灵无音!”
??九郡主hands(* shuang * shou *)握住剑柄,向着di 面一斩,与林泞姗*ying *拼了一击。
??“嘭!”
??九郡主被剑气划伤手臂,手腕处留↓一道血淋淋的伤口。
??灵级↓品的剑法的威力,根本不是人级剑法可以比拟。九郡主最终还是比林泞姗弱了一筹。
??林泞姗冷笑一声,再次踩着步伐,向着九郡主追了上去,又是一招“天心指路”。
??见到九郡主被林泞姗*得不断后退,张若尘立即道:“九姐,不要与她*ying *拼,采用游走的策略,消耗她的真气。”
??听到张若尘的话,九郡主恍然大悟,立即施展chu *一种人级中品的身法,化为一道残影,横移chu *去,避过了林泞姗刚才* na *一剑。
??灵级剑法虽然威力强大,可是相当消耗真气。林泞姗只是刚刚达到黄极境大yuan *满,真气还很稀薄,最多施展十招灵级剑法,真气就会枯竭。
??林辰裕背着hands(* shuang * shou *),站在练武场外,笑道:“既然表di 你要指点九郡主,* na *林某是不是也可以指点泞姗?”
??张若尘的hands(* shuang * shou *)一摊,笑道:“请便。”
??林辰裕道:“泞姗,既然九郡主要逃,* na *你便趁胜追击,使用林家的追命剑法,封死她的退路。”
??林泞姗心领神会,按照林辰裕的话,立即施展chu *追命剑法,向着九郡主追击上去,将九郡主*得险象环生。
??九郡主的衣服上面,又多了几道口子。
??张若尘站在练武场的另一头,道:“九姐,使用碧shui *剑法,攻击她的↓盘。”
??九郡主立即按照张若尘的话,施展chu *一招碧shui *回流,剑尖从林泞姗的小腹位子划过。
??“刺啦!”
??林泞姗的小腹处的罗衫被划chu *一道口子,露chu *雪White(颜色bai )细腻的皮肤,差一点就被九郡主一剑重伤。
??张若尘和林辰裕在武道上的见识,比九郡主和林泞姗都要* gao *chu *很多,所以,他们的指点,让她们的战斗变得更加险象环生。
??已经不能算是九郡主和林泞姗的战斗,而是张若尘和林辰裕的对决。
??“林泞姗,使用天心剑法,直取她的面门。”
??“九姐,不要与她*ying *碰,立即向左横移三步,回身刺剑。”
??……
??张若尘和林辰裕不断chu *言指点九郡主和林泞姗,一连半个时辰过去,二女依旧没有分chu *胜负,她们身上的伤口越*| lai |*越多。
??张若尘看到九郡主身上的伤口已经多达五道,每一道伤口都在淌血,心头暗道,若是再战↓去,她和林泞姗必定都会受重伤。
??两败俱伤之局?
??张若尘摇了摇头,将阿乐手中的铁剑夺过,& nie (一种手法)在手中,道:“九姐,看我是如何chu *剑?天心破梅!”
??张若尘站在练武场外,脚踩玄妙的步伐,一剑刺chu *去,七道剑气从剑锋上面飞chu *去。
??九郡主依葫芦画瓢,立即按照张若尘的剑招chu *手,施展chu *天心破梅,一剑刺向林泞姗的眉心。
??天心破梅乃是天心剑法上面的招数,就连林泞姗到现在也没有学会。
??见到九郡主施展chu *天心破梅,林泞姗顿时有些慌乱,立即向着右侧躲避。
??练武场外的张若尘似乎早就预料到林泞姗会向右躲避,于是手臂一抖,手中的剑立即xiang ↓()一沉,向着右侧挥斩过去。
??九郡主看见张若尘变招,也跟着变招,手持碧shui *剑,向着右侧挥斩。
??“唰!”
??她的剑停住的时候,不多一分,不少一分,刚刚指在林泞姗的脖颈处。
??林泞姗的脸色大变,想要反击。
??“别动!”
??九郡主手臂上又多加了几分力道,剑锋划破了林泞姗脖颈上的皮肤,一滴鲜血从剑锋上*| lai |*滚落↓*| lai |*。
??若是林泞姗敢反击,剑只会刺得更深。
??此刻,九郡主十分欣喜,就将剑指在林泞姗的脖颈处,用剑尖将林泞姗的↓巴挑了起*| lai |*,笑道:“泞姗mei mei,你可千万不要动哦!若是一不小心,本郡主划破了你* na *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,* na *可就遭了!”
??林泞姗不敢妄动,真的十分害怕九郡主会划破她的脸。
??以九郡主的身份,在比武的时候,就算划破了她的脸,也最多只是被云武郡王和王后娘娘训斥几句,不会真的处罚她。
??“若不是张若尘帮你,你不可能赢我。”林泞姗咬着洁White(颜色bai )的贝齿,十分气恼,道:“我们再公平的战一场。”
??“我都已经赢了,为什么还要和你战?”九郡主眨巴着眼眸,有些俏皮的问道。
??她的剑始终指在林泞姗的脖颈和脸颊的位置,像是随时都会一剑刺↓去,将林泞姗毁容。
??在比斗之前,林泞姗从未想过自己会败在九郡主的手中,直到此刻,她已经不承认自己不如九郡主。
??林泞姗不甘心,道:“只要你愿意与我再公平的战一场,我们可以赌得更大。若是我再次败在你的手中,我愿意做你的侍女,服侍你十年。”
??“没兴趣!”
??九郡主摇了摇头,道:“本郡主可没有* na *么多时间与你再战一场,这一场武斗你败了,立即跪↓,给本郡主道歉,要不然本郡主划烂你的脸,让你变成一个丑八怪。”
??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,暗叹一声,女人之间的战斗真是可怕。
??但是,他并不同情林泞姗!
??若是这一场武斗输的人是九郡主,* na *么林泞姗肯定会用更加极端的方法*| lai |*羞辱张若尘。
??林泞姗的眼中带着一股阴沉的怒huo *,道:“我答应向你道歉,没有答应要↓跪向你道歉。”
??“本郡主赢了,就要你↓跪道歉,你看着办吧!你若是不↓跪,* na *本郡主可是真的会划破你的脸。”九郡主道。
??林泞姗的目光盯向林辰裕,投过去一个求助的眼神。
??林辰裕道:“郡主殿↓,得饶人处且饶人……”
??“闭嘴!你是什么身份?你只不过是七哥的一个奴仆,有资格站着跟本郡主说话?”九郡主道。
??林辰裕的脸色一沉,一丝杀意从眼中闪过,可是很快他就将杀意掩饰↓去,恭恭敬敬的对着九郡主一拜,道:“奴才不敢。泞姗,还不立即↓跪,给九郡主道歉?”
??林泞姗的眼中也带着浓浓的杀意,浑身都在chan dou (颤抖吧!凡人!),对她*| lai |*说,给九郡主↓跪,简直就是奇耻大辱。
??九郡主的眼眸眨巴了一↓,笑道:“本郡主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,你若是愿意拿chu *一百万枚银币赎罪,可以绕过你这一次,让你免跪。”
??“一百万枚银币,我哪里拿得chu **| lai |*?”林泞姗道。
??九郡主的目光向着练武场外的张若尘看了一眼,* na *意思很明确,九di 欠你了一百万枚银币。只要你不再索要* na *一百万枚银币,本郡主就可以放你一马。
??林泞姗自然明White(颜色bai )九郡主的意思,也向着张若尘看了一眼。
??只要拿chu *一百万枚银币,就可以不跪。
??但是,* na *可是一百万枚银币,对于整个林家*| lai |*说,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。林泞姗舍不得拿chu **| lai |*。
??“好!我跪!”
??林泞姗像是↓了一个重大的决定,竟然真的跪在了九郡主的面前,道:“九郡主殿↓,泞姗向你道歉,以前都是泞姗的错,请你原谅。”
??九郡主愣住了!
??九郡主并没有真的要难为林泞姗的意思,仅仅只是想要*林泞姗将* na *一百万枚银币还回*| lai |*。
??可是她没有想到,林泞姗为了一百万枚银币,居然真的愿意受如此奇耻大辱,↓跪道歉。
??若是换做九郡主,她肯定做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