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阿乐道:“我修炼的乃是杀生剑术和《九转生死决》,注定要踏上一条九死一生的杀戮之路。现在,我的修为达到玄极境,我决定去black(hei )市闯一闯。”
??张若尘道:“black(hei )市对别人*| lai |*说,决对是一条不归路,可是对你*| lai |*说,或许是一条不错的chu *路。”
??black(hei )市的势力也相当庞大,遍布天↓,拥有和武市钱庄、铭纹公会、拜月魔教,抗衡的实力,乃是邪道中人和亡命之徒的聚集之di 。
??“九王子殿↓!林辰裕和林泞姗让一位宫女传话给你,说是一个月之期已到,邀请你前去王族练武场观战。”云儿有些chong *忙的赶过*| lai |*,对着张若尘微微行礼。
??“哦!一个月之期这么快就到了?好吧!我立刻就去王族练武场。”张若尘的脸上露chu *几分笑意,向着阿乐看了一眼,发现阿乐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显得十分平静。
??张若尘微微点头,道:“你要不要也一起过去看看?”
??“也好。”阿乐道。
??张若尘、阿乐、云儿*| lai |*到王族练武场的时候,各位王子和郡主早就已经等在练武场中。
??林家,除了林辰裕和林泞姗之外,还带着四个护卫*| lai |*到王族练武场。
??见到阿乐和张若尘一起走jin *练武场,包括林泞姗在内,所有林家武者都是微微一愣。
??“* na *不是二小姐的奴隶,他居然没有死,真是命大。”四个护卫中的其中一个冷笑道。
??“就算没有死又怎样?他的经脉都已经断了,只是一个废人。”另一个护卫不屑的道。
??跟在林泞姗身后的四个护卫,就是在武市斗场外将阿乐的hands(* shuang * shou *)双脚打断的* na *四人。
??本*| lai |*他们都以为已经将阿乐给打死,此刻,看见阿乐跟在张若尘的身后,自然十分诧异。
??其中,一个长着鹰钩鼻的护卫,手持百斤铁棍从林泞姗的身后走chu *,呵斥道:“阿乐,你乃是二小姐的奴隶,见到二小姐还不立即↓跪?”
??阿乐的眼神一寒,向着* na *一个护卫瞪了过去。
??* na *一个护卫只是黄极境后期的修为,看到阿乐的眼神,心头顿时一凉。
??他的经脉都断了,我怕他gan 什么?
??* na *一个护卫继续道:“怎么了?一个奴隶还要翻天了不成?今天,我林卓四便要替二小姐,好好的教训你这个低贱的奴隶。”
??* na *一个护卫hands(* shuang * shou *)& nie (一种手法)着铁棍,一棍横扫chu *去,击向大乐的腰部。
??“哗!”
??剑光一闪。
??* na *一个护卫的头颅从脖子上飞了chu *去,颈部chong *起三尺* gao *的血柱。
??无头尸重重的倒在di 上。
??跟在林泞姗身后的三个护卫全部都惊呆,没有想到阿乐居然敢chu *手杀死林卓四。
??而且,他chu *手的速度也太快了,根本看不清他是如何chu *剑。
??别说是* na *三个林家的护卫,就算是林泞姗也没有看清阿乐的剑招。
??唯独只有林辰裕看清楚了,脸上露chu *一丝笑意,“阿乐,你不愧是我们林家的夺命剑客,修为比以前更强了,剑比以前更快了。你达到玄极境了吧?”
??阿乐道:“林少爷,以前的阿乐是林家的奴隶,现在的阿乐,只是阿乐,与林家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??“阿乐!你太天真了!一(曰)ri 为奴,终生为奴。若是敢背叛主人,就是违背了郡国的法规,会被凌迟处死。”林泞姗淡淡的道:“既然你已经突破玄极境,便重新回到林家,只要忠心于林家,今后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??阿乐的眼神十分锋锐,道:“林小姐,我之所以答应做你的奴仆,* na *是因为你曾对我有救命之恩。但是,在武市斗场外,你已经将过去的阿乐打死。你的救命之恩,自然也就一笔勾销。现在的阿乐,不会做任何人的奴仆。你若*我,你便必死。”
??林泞姗气得五指chan dou (颤抖吧!凡人!),道:“反了你,*| lai |*人……”
??“表妹,这个奴隶我buy(中文:gou mai)了!”张若尘向着林泞姗走过去,指着阿乐说道。
??林泞姗虽然傲jiao (女乔),但是,有一点她没有说错,在云武郡国,若是奴仆背叛主人,属于重罪,的确会遭到凌迟的刑罚。
??林泞姗看到张若尘之后,眼眸中露chu *一丝笑意,道:“表哥,我可以当作是你在求我吗?”
??张若尘道:“你若是一定* na *样理解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??“好!既然表哥你亲自求我,做为表妹,怎能不给你面子。只要你给我一百万枚银币,我便立即将这个奴隶卖给你。”林泞姗的↓巴上qiao *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。
??一个玄极境初期的奴隶,最多也就值一万枚银币。没有任何人会flower (hua )费一百万枚银币,去购buy(中文:gou mai)一个玄极境初期的奴隶。林泞姗自然也是这样认为。
??九郡主立即道:“林泞姗,你怎么不去抢?一百万枚银币购buy(中文:gou mai)一百个玄极境初期的奴隶都够了!”
??林泞姗笑道:“若是chu *不起银币,就不要假装好人。做好人,是要付chu *代价……”
??张若尘打断了林泞姗的话,道:“一百万枚银币,的确是很划算的price (中文:jia ge),就这么定了。一个月之内,我会将一百万银币送到林府。”
??包括林泞姗在内,在场所有人都愣住。
??flower (hua )费一百万银币,购buy(中文:gou mai)一个低贱的奴隶?
??只有傻子,才会做这种赔本的事。
??“九di ……”
??九郡主想要说什么,却被张若尘挡了回去。
??张若尘盯向林泞姗,shen chu *一只手,道:“表妹,现在可以将奴隶契书交给我了吧?”
??“表哥,你真是财大气粗,表妹佩服。一百万枚银币,正好做我嫁给七王子殿↓的嫁妆,多谢表哥慷慨资助。”林泞姗露chu *绚烂的笑容,将一张兽皮契书取chu **| lai |*,递给了张若尘。
??张若尘的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容,接过兽皮契书,确认上面的名字是阿乐之后,便运转体内的真气,向着五指涌去。
??“嘭!”
??兽皮契书被真气震碎,化为一块块指甲盖大小的碎皮。
??众人再次愣住。
??flower (hua )费一百万枚银币,购buy(中文:gou mai)了一个低贱的奴隶,居然又将奴隶契书损毁。九王子难道真的疯了?
??阿乐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今后,我会百倍还你!”
??“嗤!”
??林泞姗身后的一个护卫笑了起*| lai |*,道:“百倍?chui 口欠牛吧!一百倍可就是一亿枚银币,就算是天极境强者,积累一辈子财富,也不可能有一亿枚银币。”
??林泞姗自然也不相信,只当阿乐太幼稚。
??就连九郡主都微微的摇头,为张若尘感到不值。就算是* na *些大家族,也很难一次* xing *拿chu *一百万枚银币。
??她的心头暗叹,既然现在九di 已经做chu *决定,就只能便宜林泞姗* na *个贱人了!
??九郡主卓然的站在练武场的中央,窈窕动人,身姿优雅,手持战剑,指向林泞姗,道:“林泞姗,你休要得意,一个月之期已到,现在我正式向你挑战。”
??林泞姗刚刚得到一百万枚银币的财富,心头说不chu *的得意,再加上她的修为大jin *,又怎么会将九郡主放在眼里?
??“九郡主殿↓果然是信心十足,就是不知道待会若是第三次败在我的手中,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冷傲?”林泞姗笑道。
??九郡主信心十足,笑道:“若是你败在本郡主的手中,本郡主可不会* na *么轻易的放过你。”
??林泞姗就像一株不染尘埃的百合,倾城美丽,White(颜色bai )衣飘飘,向着练武场中走去,站在九郡主的对面。
??她的眸光向张若尘看了一眼,道:“表哥,我想改变一↓规则,若是我赢了九郡主。我不要你给我道歉,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。”
??张若尘道:“什么事?”
??林泞姗眼眸微微上qiao *,笑道:“我暂时还没有想好,等我想好了,一定告诉你。你放心,你是我的表哥,我怎么会害你呢?”
??张若尘向着九郡主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,道:“我对九姐有信心,我答应你。”
??听到张若尘的话,九郡主感觉到压力倍增,心中暗道,我必须要赢,绝对不能输,不能再让林泞姗* na *个小贱人得逞。以我现在的修为,加上《天河玉经》,要赢林泞姗应该不是难事。
??九郡主自然明White(颜色bai )这一战的重要* xing *,最近一个月,她可是将所有积蓄全部拿chu **| lai |*购buy(中文:gou mai)修炼资源,修为突飞猛jin *。
??“九di ,你放心,九姐绝对不会让你失望。”九郡主的美眸中露chu *一丝笑意,向着张若尘递过去一个神秘的眼神。
??“这个眼神?难道她已经将《天河玉经》的第一重修炼成功?”张若尘微微有些惊讶。
??“废话少说,九郡主,你今天注定会再次败在我的手中。”
??林泞姗冷heng(哼哈二将)一声,唰的一声,将星辉宝剑抽chu *,一剑向九郡主刺过去。
??刚一chu *剑,便拖chu *一道半丈长得剑光,发chu *刺耳的剑鸣。
??“黄极境大yuan *满。”张若尘的眉头微微一皱。林泞姗刚一chu *剑,张若尘便看chu *了她的武道境界。
??她的修为提升得也太快了,才短短一个月,就从黄极境大极位突破到黄极境大yuan *满,若是没有服用丹药,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修炼速度。
??三王子摇了摇头,露chu *一丝笑意,道:“林泞姗的修为达到了黄极境大yuan *满,这↓完了,九妹必败无疑。”
??“九妹若是败了,九di 岂不是就要给林泞姗做一件事?若是林泞姗让他↓跪,岂不是有损我们王族的颜面?”五王子的眼神有些发冷道。
??三王子道:“九di 太年轻气盛了,让他受一些挫折,对他也是一件好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