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“真妙,真妙……停,停,贫道也只是为了自保而已,你们不能这样欺负老实人……”通灵圣芝嚎叫声不绝。
??“你也算是老实人?”
??项楚南听到这话就*| lai |*气,↓手更狠。
??在佛帝舍利子的净化↓,真妙圣果中的阴气,缓缓逸散chu **| lai |*,围绕易皇骨杖旋转了两圈后,竟是被骨杖中的邪灵吞噬,这一点倒是让张若尘颇为意外。
??“此di 的阴气非同一般,多半是从远古遗留↓*| lai |*,邪灵竟然能够吞噬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异变吧?”
??张若尘摇了摇头,邪灵xi 口及收的远古阴气尚少,发生异变的概率极低。
??片刻后,真妙圣果中的阴气被净化得gan gan 净净,张若尘对项楚南喊了一声:“算了,真妙圣果中的阴气很稀薄,就算吞入腹中也不会致命。它如果真的想要害死我们,在采摘真妙圣果回*| lai |*的时候,肯定会将大量阴气注入圣果。”
??通灵圣芝听到这话,连忙跟着说道:“对啊,贫道和你们不一样,只是想要拿回另一半圣魂而已,没想过要你们的* xing *命。”
??“什么叫和我们不一样?将我们当成什么人了?我们是好人。”
??项楚南在通灵圣芝身上狠狠踩了两脚才消气,向张若尘走了过去。
??通灵圣芝卷缩在di 上,hands(* shuang * shou *)抱着膝盖,可怜巴巴的嘀咕着什么,好像是在说,你们要是好人,天↓哪里还有坏人?
??张若尘将净化后的真妙圣果交给了项楚南,随后引动佛帝舍利,净化第二枚真妙圣果。
??吞服↓真妙圣果,项楚南全身散发chu *紫青色的光华,盘坐在道观中,开始炼化xi 口及收起*| lai |*。
??张若尘将剩↓的两枚真妙圣果一一净化,没有立即吞服,以免他和项楚南在炼化圣果的时候,遭到通灵圣芝的袭击。虽然,这个可能* xing *很低,但是却不得不防。
??张若尘想到了什么,于是,向通灵圣芝走过去。
??通灵圣芝被打怕了,顿时jin 张起*| lai |*,道:“你……你要gan 什么?”
??“不用* na *么jin 张,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你。”张若尘坐到di 上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??通灵圣芝还是有些jin 张,忌惮的道:“名字?什么是名字?”
??“你既然精通天庭界的语言,难道不知道名字代表一位生灵的身份?”张若尘道。
??通灵圣芝道:“以前也有一些与你们一样修士jin *入这里,我躲在一旁偷听,也就学会了你们的语言。至于名字……这个重要吗?”
??“哏哏,不重要。你* na *么喜欢说真妙二字,以后我就叫你真妙吧!”张若尘道。
??通灵圣芝道:“这不是一种叫声吗?”
??“叫声?”张若尘愕然,随即笑了起*| lai |*。
??通灵圣芝沉* yin *片刻,道:“我诞生chu *意识之初,就经常听到这两个字,也是我最早学会的两个字。”
??张若尘恍然大悟,随即问到正题上面,道:“你既然是在这里诞生,也在这里修炼得道,应该十分清楚这里是什么di 方吧?”
??“不清楚。”通灵圣芝道。
??张若尘的眼神一寒。
??通灵圣芝jin 张兮兮的,又道:“真不清楚,从贫道诞生chu *意识以*| lai |*,最多也就在这一小片殿宇活动,而这一小片殿宇,仅仅只是此di 的外围。深处,还有更加可怕的凶物,比* na *半尊远古大圣还要吓人,贫道根本不敢靠近。”
??张若尘一直盯着通灵圣芝的神情,见他不像是在说谎,随即取chu *从石头道观底部wa chu **| lai |*的* na *块龟甲碎片,问道:“这又是什么?”
??看到龟甲碎片,通灵圣芝爆发chu *急速,飞扑过去,就要将其夺回。
??张若尘取chu *通灵圣芝的一半圣魂,托在手掌心,顿时吓得通灵圣芝向后倒退,不敢触碰龟甲碎片。
??“老老实实告诉我吧,其实,你不告诉我,我也可以搜索你的圣魂,从中找到答案。只不过,* na *样做会对你的圣魂造成不小的损伤。”
??张若尘的手指,轻轻触碰手中的光团。
??通灵圣芝很是委屈的说道:“贫道告诉你还不行?跟贫道*| lai |*吧!”
??通灵圣芝带着张若尘,再次走jin *画壁中的小小世界,*| lai |*到神台↓方,拱手对着神台上的老道拜了拜,随即才是说道:“看到罗天真君手中的紫金八卦镜没有,你手中的龟甲碎片,就是镜子上的一块镶片。”
??紫金八卦镜虽是一面镜子,可是,在它最中心位置,却有一处椭yuan *形的区域颇为粗糙,而且还微微凹陷,似乎曾经真的镶嵌了什么东西在上面。
??张若尘将龟甲碎片& nie (一种手法)在两指间,隔空比对。
??龟甲碎片的其中一处边角,竟然真的与紫金八卦镜中心凹槽部分的一段边缘契合,如果将碎片贴上去,大概可以占据大概八分之一的区域。
??张若尘的身形一闪,chu *现到神台上面,正要去抓紫金八卦镜,不过,手shen chu *一半,却又缩回。
??↓方,通灵圣芝露chu *失望的神色。
??张若尘转过身,盯在它的身上,道:“你*| lai |*。”
??“我?不,不,贫道对* na *破镜子不感兴趣。”通灵圣芝连忙摇头。
??张若尘道:“我感兴趣,去吧,帮我取↓*| lai |*。”
??通灵圣芝看着张若尘手中的光团,不敢违逆他的意志,只得磨磨蹭蹭向神台走了过去,好不容易登上神台,最终还是不得不跟张若尘讲实话:“少侠,这面紫金八卦镜碰不得。”
??张若尘道:“既然碰不得,* na *你先前为何没有告诉我?”
??“贫道刚刚才想起这事。”
??通灵圣芝又道:“真妙观观主罗天真君,乃是远古大能,即便已经坐化,但是尸身中依旧蕴今口 han 无穷威能。你也看见了,罗天真君的残余威能,压制得道观外面* na *些远古凶物,都不敢靠近一步。我们若是去夺他手中的紫金八卦镜,肯定会激怒他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??张若尘皱起眉头,倒也没有继续为难通灵圣芝,而是,取chu *易皇骨杖,碰的一声,将它* cha *在di 上。
??精神力释放chu **| lai |*,注入jin *骨杖。
??哧哧的声音响起,片刻后,骨杖化为一尊身形巨大的black(hei )色骷髅,浑身阴气森森,大步向神台走了过去,shen chu *一只大手,就去抓取老道手中的紫金八卦镜。
??“轰隆。”
??蓦di ,紫金八卦镜上,浮现chu *刺目的紫芒,震得black(hei )色骷髅的身体崩碎而开,化为一根White(颜色bai )骨法杖,向后抛飞chu *去。
??恐怖无边的紫芒,充斥在小小世界中。
??幸好张若尘早有准备,在第一时间,抓住通灵圣芝,躲入jin *shui *星葫芦,才没有被* na *股力量击中。
??半个时辰后,张若尘从shui *星葫芦里面走chu *。
??小小世界已经恢复平静,身躯残破的老道,依旧盘坐在神台上,死气沉沉的样子,不像是具有攻击* xing *。
??张若尘找到易皇骨杖,将它捡了起*| lai |*。
??毕竟是大圣脊梁骨炼制成的法杖,遭受如此可怕的力量的chong *击,竟没有损毁。但是,骨杖中,* na *道邪灵,却伤得很重,差一点被打散,现在陷入沉睡之中。
??短时间内,恐怕是无法使用易皇骨杖。
??“幸好是用易皇骨杖去试,如果我稍微大意一些,亲自去取紫金八卦镜……”张若尘不敢想象将是什么后果。
??通灵圣芝hands(* shuang * shou *)一摊,道:“贫道就说不能碰,少侠,你怎么就是不信呢?”
??张若尘的眼神一沉,觉得这株通灵圣芝精明得有些过分,不像是一株生长在与世隔绝的di 方的圣药。刚才,它多半是故意带张若尘*| lai |*这里,张若尘差一点就被它坑死。
??张若尘不再打紫金八卦镜的主意,道:“说吧,你修炼的功法和圣术,是从哪里学到的?”
??这一次,通灵圣芝很shuang XX大XX快,老实巴交的说道:“就是从你手中* na *块龟甲碎片上面领悟chu **| lai |*的。残片上的图案,可以参悟chu *修炼功法。碎片上的每一个文字,则是一种不同的圣术。不信,你参悟试试?”
??张若尘不再轻易相信它的话,反正他不缺功法和圣术,没有必要去参悟龟甲残片,免得又被它摆一道。
??道观中,项楚南已经将真妙圣果完全炼化,皮肤上有紫金色的光纹流动。
??张若尘从画壁中走chu *,问道:“怎么样,真妙圣果的效果如何?”
??“很不错,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身力量提升了一大截,体内的圣道规则大概增加一万两千道左右,圣魂和精神力也提升了不少。最主要的是,体内的经脉、圣脉、血灵脉都要扩增和强化。”项楚南欣喜的说道。
??项楚南主修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身,但是,却并不是没有修炼武道功法,只不过修炼chu **| lai |*的圣道规则对他都只是辅助,主要还是靠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身力量迎敌。
??“楚南的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身力量已经相当强大,服↓真妙圣果,还能提升一大截,此果对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身的提升得有多强?而且,竟然还能增加一万二千道圣道规则。”张若尘心惊不已。
??要知道,张若尘体内的圣道规则总数,也就只有八千二百道而已。
??不过,张若尘有伤势在身,不能立即吞服药力如此凶猛的圣果,只能再等一等。
??项楚南问道:“若尘兄di 想到逃chu *去的办法没有?实在不行,我们直接杀chu *去。”
??因为力量猛增一截,项楚南迫不及待想要大战一场。
??“不要chong *动,你确定是* na *半尊远古大圣凶物的对手?”张若尘*了*↓巴,又道:“我可以在这里布置一座空间传送阵,说不一定能够传送chu *去。”
??“哈哈,就知道若尘兄di 你的办法最多,这次只能靠你了!我若是去和* na *半尊远古大圣凶物交手,多半会被它一巴掌拍死。”项楚南笑道。
??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境界与精神力强度,布置一座小型空间传说阵并不需要flower (hua )费太长时间,很快就在道观中布置完成。
??不过,他并没有立即启动传送阵,而是盘坐在传送阵的边缘疗养伤势。
??此di 的环境特殊,在传送的时候,说不一定会遇到一些阻碍,只有伤势痊愈,张若尘才有更大的把握掌控住整个传送过程。
??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