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在至尊之力的镇压↓,通灵圣芝打chu *的印法并没有支撑多久,就被撕裂开,悬在它头顶的紫色神圣古海化为一缕缕紫雾。顶点更新最快
??“你们竟然使用战器……这不公平……”
??金属魔冠猛然落↓,镇压住想要遁走的通灵圣芝。
??“老(jia huo ),看你这次还往哪里逃?”
??项楚南大笑一声,chong *过去抡起金属魔冠就是往通灵圣芝身上一阵狂砸,将大di 都砸碎一大片。
??通灵圣芝的嘴里,发chu *惨嚎声:“真妙,真妙。”
??“还真妙?老(jia huo )还真不怕疼。”
??项楚南全身肌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鼓zhang (**月长**)起*| lai |*,hands(* shuang * shou *)同时抓住魔冠,xiang ↓()轰击。
??“真妙,真妙……救命啊,打死贫道了,救命啊……”见喊救命没用,通灵圣芝又装chu *可怜巴巴的样子,道:“我们往(曰)ri 无冤近(曰)ri 无仇,小辈为什么要如此欺凌一位长辈?”
??“无冤无仇?无冤无仇你偷袭项爷爷gan 什么,敢说踢我屁股* na *一脚不是你?”项楚南让魔冠缩小,戴在通灵圣芝的头顶,镇压得它不能动弹。
??张若尘站在一旁,细细观察通灵圣芝,心中啧啧称奇,被一件至尊圣器狂砸了一顿,它的身上竟然一点伤都没有。
??也不知是因为项楚南手↓留情,还是通灵圣芝的防御力真的如此厉害。
??又将通灵圣芝揍了一顿,项楚南才拍了拍手站起身*| lai |*,道:“若尘兄di ,这株十万年古圣药居然修炼成了人形,还诞生chu *灵智,吃起*| lai |*怪膈应,要不你吃?”
??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就这么吃了它,的确很膈应,而且,它肯定会有很大的怨气,积蓄在体内,反而对我们的修炼不利。”
??通灵圣芝蹲在角落里,大吼道:“没错,贫道的怨气很大,你们一点都不尊重长辈,吃了贫道,你们会遭天谴的。”
??项楚南道:“看它* na *嚣张的嘴脸,吃了我都感觉恶心。要不将它炼成丹药,我们再吞服?”
??“其实可以与它商量一↓,让它切↓两条* tui *给我们吃。”张若尘的脸上,露chu *一道古怪的笑容。
??项楚南顿时振奋,道:“对啊,先切它两条* tui *,等它长chu *新的* tui *,我们再切,比直接将它炼成丹药好太多了!”
??通灵圣芝一直都竖着耳朵在一旁偷听张若尘和项楚南的对话,顿时,脸色变得煞White(颜色bai ),道:“真妙,真妙……我的* tui *上也有怨气,很重的怨气。”
??“它说真妙,看*| lai |*是同意了!”
??项楚南从张若尘* na *里借*| lai |*三耀万纹圣器级别的重剑,按住通灵圣芝的脖子,就要去切它的双* tui *。
??“等一↓,我有话说。”通灵圣芝大叫一声。
??项楚南道:“别拖延时间,没用的。”
??张若尘拦住项楚南,道:“让它说。”
??通灵圣芝pa(足八)在di 上,惊慌的说道:“我可以为你们摘两枚真妙圣果,你们在道观外面应该也看见,* na *种圣果的宝贵程度,绝对超过我的两条* tui *。”
??“就是古圣树上的紫青色圣果?”
??“没错。”
??张若尘和项楚南对视了一眼,皆是心动不已。
??不过,张若尘很快又露chu *谨慎的神情:“道观外面全是远古凶物,更有半尊远古大圣,就算你的修为很强,恐怕也无法从它们的眼皮子底↓将圣果摘走。你不会是想要趁此机会逃走吧?”
??“怎么可能?天di 良心,贫道敢对天发誓,绝对是真心诚意想要帮两位少侠采摘圣果,绝无二心。至于* na *些远古凶物,两位少侠倒是无需多虑,贫道从小在这里长大,体内蕴今口 han 有与它们同源的阴气,就算从它们身边经过,它们也不会攻击贫道。”通灵圣芝言辞凿凿的说道。
??可惜,张若尘根本不信它,道:“如果,你能将你的一半圣魂交给我,我就信你。”
??“为什么要贫道的一半圣魂?”通灵圣芝不解的问道。
??张若尘道:“只要你敢逃,我就灭掉你的一半圣魂。这样一*| lai |*,你必定精神错乱,一身修行毁得gan gan 净净。”
??通灵圣芝的上牙打↓牙,也不知是愤怒,还是被吓的,道:“真妙,真妙,你也太坏了!”
??张若尘道:“你既然修炼成人形,就是已经得道。只要你不主动害我们,我们自然是不会吃掉你。但是,你故意将我们引到这处凶杀之di ,不仅害得我们差一点死去,还让我们困在了这里,总要付chu *一些代价吧?”
??“将古圣树上的真妙圣果全部采摘↓*| lai |*交给我们,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。等到离开这片禁区,我就将圣魂还给你,放你自由。如何?”
??通灵圣芝露chu *思索的神色,显然是在思考张若尘是不是在骗它。
??项楚南一巴掌拍在通灵圣芝的头顶,道:“还犹豫个屁啊!我们都原谅你了,你还一副不情愿的模样。”
??通灵圣芝很郁闷,明明是这伙人闯入它的修炼之di ,还毁了它的道观,现在却一副受害者的模样,让它这个真正的受害者诉苦的di 方都没有。
??但是有什么办法?
??人在屋檐↓,不得不低头。
??通灵圣芝道:“好,贫道可以暂时交chu *一半圣魂,但是只能采摘两枚真妙圣果给你们。”
??“不行,不行,必须全部摘↓*| lai |*。”项楚南摇了摇头。
??通灵圣芝笑了笑:“贫道若是将所有真妙圣果都采摘↓*| lai |*,也就失去利用价值,恐怕你们转过头就将贫道炼成了丹药。”
??“我去,你就只是一株圣芝而已,还这么多的小心思。你以为我们是chu *尔反尔的小人吗?”项楚南的脾气很暴躁,又将重剑提了chu **| lai |*,准备切通灵圣芝的双* tui *。
??张若尘按住项楚南的肩膀,对通灵圣芝说道:“三枚,采摘三枚真妙圣果回*| lai |*给我们。”
??“好,就这么定了!”
??通灵圣芝分chu *一半圣魂chu **| lai |*,凝聚成一团圣光,交给了张若尘。
??走chu *画壁上的小小世界,张若尘和项楚南等在道观里面,而通灵圣芝则是变化了形态,变成一株紫金色的圣芝,chong *chu *道观,时而移动脚步,时而停↓*| lai |*静止不动。
??很显然,它也有些害怕* na *些远古凶物,只是它体内的确是有远古阴气,能够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,所以,* na *些远古凶物才自动忽视它。
??“这个老(jia huo )的体内有远古阴气,就算用*| lai |*炼丹,炼chu **| lai |*的也是毒丹,根本吃不得。”项楚南有些苦恼。
??张若尘见通灵圣芝没有逃走,真的向古圣树的方向而去,也就放↓心*| lai |*,问道:“你的* na *件至尊圣器的器灵有多强?”
??项楚南将金属魔冠取chu **| lai |*,托在手掌心把玩,疑惑的道:“器灵?”
??“至尊圣器的器灵都相当强大,说不一定能够压制* na *半尊远古大圣。”张若尘道。
??项楚南摇了摇头,谈道:“没觉得它里面有什么厉害的器灵,难道是因为铁帽子上的宝石掉了?”
??“可不可以将它借给我看一看?”张若尘道。
??项楚南直接将金属魔冠递过去,道:“当然可以,随便看。”
??张若尘捧着沉重无比的金属魔冠,感觉到它的内部蕴今口 han 有一股滔天魔气,仿佛手中不是一顶头冠,而是一座金属魔山。
??炼制魔冠的材料也相当特殊,张若尘从*| lai |*没有见过,绝对与造化神铁一样,是天di 间最顶级的炼器材料。
??“竟然只有一缕器灵意识。”
??张若尘皱起眉头,仔细查看魔冠,在魔冠的顶部有一个指头大小的凹槽,曾经镶嵌的,应该就是项楚南所说的宝石。
??“可惜了!只是一件不全的至尊圣器,否则我们倒是可以凭借它杀chu *去。”
??张若尘将魔冠还给项楚南,托着↓巴,思考别的tuo *身办法。
??“快看,* na *老(jia huo )还真有两↓子,已经采摘了三枚真妙圣果。”项楚南* tian * 舌忝 *了* tian * 舌忝 ***,有些激动的说道。
??张若尘盯向古圣树上的通灵圣芝,嘴角也露chu *一道笑意。
??摘↓三枚真妙圣果,通灵圣芝立即chong *回道观,将圣果交到张若尘的手中,道:“小辈,现在你该兑现承诺,换回贫道的一半圣魂了吧?”
??“不急,等离开这片禁区,肯定还给你。”
??张若尘将一枚真妙圣果递给项楚南,自己留一枚,剩↓的一枚则是收了起*| lai |*,准备留给木灵希。
??项楚南捧着真妙圣果深xi 口及了一口,直吞唾沫,张开White(颜色bai )森森的牙齿,就要将其一口吞↓。
??“等一等。”
??张若尘慎重的道:“真妙圣果常年生长在此处,说不一定沾上了远古阴气。”
??“对啊!”
??项楚南吓了一大跳,瞪向通灵圣芝,道:“你* na *么积极的去帮我们采摘真妙圣果,是不是知道此果吃不得,想要坑死我们?”
??“天di 良心,贫道怎么可能做chu *这么↓作的事?”
??通灵圣芝连忙又道:“你们看见* na *些从宫殿群深处涌chu **| lai |*的紫青色气雾没有?* na *些气雾,可以净化阴气。真妙圣树常年被紫青色气雾包裹,阴气根本无法靠近它。相信贫道的话,你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吃。”
??防人之心不可无,张若尘并没有完全相信通灵圣芝,而是将易皇骨杖取chu **| lai |*,引动骨杖上佛帝舍利的力量。
??“哗啦。”
??金色的佛光散发chu **| lai |*,照she 在真妙圣果上面。
??看到这一幕,通灵圣芝立即改口,道:“前两天,笼zhao真妙圣树的紫青色气雾散开过一个时辰,说不一定有阴气侵入jin *圣果。”
??“哧”
??在佛光的净化↓,一缕缕阴气,从真妙圣果中逸散chu **| lai |*。
??项楚南的脸色勃然一变,将金属魔冠扣在通灵圣芝的头上,拳头如同雨点一般劈头盖脸的落↓,道:“你这个老东西还真是狡诈,若不是我兄di 小心谨慎,就被你给算计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