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张若尘暂时没有心情去收拾* na *五位被镇压的圣王,小心翼翼的将木灵希平放到di 上,抓住她的手腕,缓缓将圣力渡入她的体内。顶点更新最快
??大圣级别的凶物太可怕,虽然只是余波逸散chu **| lai |*,却重创了木灵希,伤及圣魂。
??圣王在大圣面前,脆弱得就像纸片人一样。
??渐渐的,木灵希* na *张凝脂般的脸蛋上,终于恢复了一些血色,体内的圣气变得平稳。张若尘轻轻吐chu *一口气,将她送至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让她慢慢调养。
??项楚南关切的问道:“di 妹没有大碍吧?”
??“伤势暂时稳定了↓*| lai |*。”张若尘道。
??大圣的气劲侵入身体,哪怕只是一缕,也足以让低境界圣王死无葬身之di 。
??也有一缕大圣气劲,chong *击在张若尘的身上,使得张若尘也受了极重的伤势,幸好他的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身、精神力、圣魂都很强大,才勉强抵挡住。
??张若尘吞服↓一枚疗伤圣丹,随着功法运转,受损的脏腑、经脉、圣脉,开始缓缓恢复。
??大概一刻钟后,张若尘的伤势恢复了三四成,算是稳定↓*| lai |*,可以爆发chu *巅峰时期一半的战力。
??项楚南站在道观的大门口,小心谨慎的盯着外面,脸上满是愁容。
??张若尘背着hands(* shuang * shou *),无声无息走到他的身后。只见,道观外面,围着密密麻麻的腐尸,个个都很强大,嘴里嘶吼声不绝,时而还有一些腐尸向道观发起攻击。
??道观的四周有紫色光芒涌动,蕴今口 han 神圣巨力,一旦有腐尸靠近,将会将其震得粉碎。
??突然,张若尘感觉到一阵发mao *,就像是有一柄剑抵在了眉心,浑身一片冰冷。只见,站在道观外的半尊远古大圣凶物,竟是锁定了他,一根比太阳还要明亮的手指,一指点chu *去。
??“轰隆。”
??一道血Red(* hong *)色光柱,从凶物的指尖飞chu *。
??“轰隆。”
??道观中,紫色光芒再次浮现chu **| lai |*,凝聚成一道八卦形状的阵印,爆发chu *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,与血Red(* hong *)色光柱对chong *在一起。
??道观,猛烈巨颤。
??即便有八卦阵印的抵挡,道观中的张若尘和项楚南,还是被震得飞chu *去,重重的撞击在一堵石壁上面,有大量灰尘从屋顶落↓。
??“太可怕了,根本chu *不去,看*| lai |*我们是要被困死在这里。”
??项楚南的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身强大得变态,犹如不坏之身,瞬间就从di 上爬起*| lai |*,浑身上↓一点伤势都没有。
??张若尘也站起身*| lai |*,眉心刺痛,两只眼睛里面全是血丝,道:“未必会被困死,道观里面肯定有某种力量,能够克制它们。”
??将《九天明帝经》运转了一个周天,他眉心的疼痛缓缓消失。
??项楚南道:“但是我找遍了整个道观,根本没有发现什么神秘的di 方,此di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。”
??张若尘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,* na *些远古凶物不敢jin *入这座道观?”
??“我追着* na *个老(jia huo ),就闯jin *了这里。不过,* na *个老(jia huo )jin *入道观,一↓子就消失不见,也不知是不是遁di 逃走了!”项楚南有些悻悻然的说道。
??“若是遁di 就能逃走,我们又怎么会被困在这里?先前我已经探查过,di 底交织着密密麻麻的阵纹,别说是我们,就算是九步圣王境界的生灵闯入di 底,也会被困死在***。”
??张若尘*着↓巴,随即微微一笑:“* na *株通灵圣芝,应该还在道观里面。”
??“可是……”项楚南道。
??“你的千里眼虽然厉害,但是有些东西千里眼也未必看得透。”
??张若尘在道观中寻找起*| lai |*,时而俯**探察di 面,时而轻轻敲击墙体,检查得很仔细。他*| lai |*到道观的里屋,在屋子的中心,五位实力强大的圣王,已经被金属魔冠镇压得晕厥过去,每一位都七窍流血,伤得极其严重。
??项楚南收回金属魔冠,随后提起大铁锤,准备杀了他们,以绝后患。
??张若尘背着hands(* shuang * shou *),盯着一堵青灰色的墙壁,道:“且慢。”
??“若尘兄di ,这几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,还留他们* xing *命gan 什么?”项楚南很不解。
??张若尘道:“你不是说,有两人逃走了吗?只要* na *两人还活着,就不能杀这五人,不然会给你招*| lai |*巨大的祸端。”
??项楚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走过去,狠狠的踹了di 上五位圣王几脚。
??张若尘将一根缚圣锁扔了chu *去,让项楚南将他们捆起*| lai |*。而他,则是一直都在研究,* na *块青灰色的墙壁。
??墙壁上,画着一位栩栩如生的青衣老道。
??老道手持一块紫金八卦镜,长得仙风道骨,虽是一幅画像,可是却有凌厉的气势散发chu **| lai |*,越是细看,越是让人心生敬畏。
??项楚南将五位圣王绑成一长串,随后向张若尘走了过去,问道:“若尘兄di ,你在看什么吗?”
??张若尘的嘴里轻轻念叨,随即,嘴角露chu *一道笑意:“原*| lai |*如此。”
??他shen chu *一只手指,按向老道手中的紫金八卦镜。
??顿时,一股涡旋气劲,从八卦镜中涌chu *,越*| lai |*越强大,将张若尘和项楚南xi 口及了jin *去。
??“哗”
??↓一刻,张若尘和项楚南*| lai |*到一个昏暗的空间,四周都是枯black(hei )的古树,环境阴暗潮wet(英文:wet,中文:lao shi ),在他们的前方,立着一座七丈* gao *的神台。
??神台上,盘坐着一位身躯残破的老道。
??老道也不知已经死去多少年月,但是身体却没有一丝腐朽,反而散发chu *让张若尘和项楚南心悸的恐怖气息。
??*| lai |*到这里,他们二人体内的圣气和血气,竟是被老道身上的气息,压制得难以流动。
??项楚南屏住呼xi 口及,低声道:“这里是什么di 方?我怎么感觉这个老道,比* na *半尊远古大圣凶物还要恐怖?”
??“嗯……我们应该是在壁画世界里面,至于这位老道,恐怕是一位远古强者。不过,他已经死去,倒也不用害怕他。”
??张若尘的双眼,盯着老道的右手,* na *五根血迹斑斑的手指中,& nie (一种手法)着一面紫金八卦镜,与道观墙壁上画的一模一样,并且散发chu *淡淡的紫芒。
??心生好奇,于是,张若尘一步步走了过去。
??“哗啦。”
??蓦di ,盘坐在神台的老道,全身散发chu *璀璨的光芒,照亮这片昏暗的空间。
??从老道的体内,传chu *一道浩渺的神音,似从远古传到现在:“吾乃真妙观观主罗天真君,两位小辈胆敢闯入本真君开辟的小小世界,意yu (谷欠)何为?”
??“你不是说,他已经死了?死了都还能说话?”
??项楚南* na *张black(hei )漆漆的脸也都有些发White(颜色bai ),双* tui *不停chan dou (颤抖吧!凡人!)。
??招惹一位远古大能,谁都不知会有多么可怕的后果。
??“据说,神,即便是陨落,依旧会有残魂长存于天di 之间,可以施展chu *种种神通。难道这位真妙观观主,竟是一位神?”张若尘慎重的道。
??即便是死去的神,也很恐怖,只要还有一缕残魂,就能轻轻松松碾杀他们。
??“看见神祗却不跪,你们两个小辈好大的胆子。”一股怒威,从老道身上爆发chu **| lai |*。
??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先跪吧!”
??咚的一声,项楚南先一步跪了↓去,hands(* shuang * shou *)抱拳:“晚辈项楚南,无意冒犯前辈,只不过,道观外聚集有大批远古凶物,才*| lai |*此di 寻找一线生机。”
??项楚南见张若尘还没有跪,生怕他惹怒了* na *尊具有残魂的神,连忙扯了扯他的衣角,低声道:“给一位神↓跪,不是什么丢人的事。”
??张若尘仔细观察* na *盘坐在神台上面的老道,像是发现了什么,脸上浮现chu *一道笑意。
??“唰”
??空间挪移施展chu **| lai |*,张若尘chu *现到神台的* hou * fang *,看见了藏在老道身后的通灵圣芝。通灵圣芝也有所察觉,转过身,与张若尘对视一眼,吓了一跳,嘀咕一句:“真妙,真妙,被发现了!”
??通灵圣芝的双* tui *一踩,化为一道紫光,跳↓神台,向小小世界的chu *口chong *去。
??看到这一幕,项楚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又被这个老(jia huo )给耍了,顿时,怒不可揭,“原*| lai |*是你这个老(jia huo )在装神弄鬼,还想逃,项爷爷我打不死你。”
??项楚南提起大铁锤,奋力向通灵圣芝砸了↓去。
??通灵圣芝的脸色微微一变,双臂一抬,道袍长袖中涌chu ***2 pian**紫色云彩,大量圣道规则pen( 口贲)薄而chu *,向项楚南轰击了过去。
??张若尘站在一旁,看得很清晰,这个老道施展chu **| lai |*的中阶圣术,竟是融入有数万道掌道圣道规则,修为恐怖得有些吓人。
??“小心。”
??张若尘刚刚喊chu *这一句,项楚南就被打得飞了chu *去,摔得七荤八素,脑袋上面冒金星。
??通灵圣芝看了看自己的hands(* shuang * shou *),露chu *难以置信的神情,自言自语的道:“真妙,真妙,原*| lai |*贫道竟然如此厉害,* na *为什么还要怕你们两个小辈呢?”
??通灵圣芝变得嚣张起*| lai |*,ting *起xiong 膛,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。
??张若尘道:“动用至尊圣器镇压它。”
??项楚南被通灵圣芝一连耍了数次,心中别提有多么恼怒,于是,将金属魔冠打了chu *去,与张若尘联手一起,激发chu *魔冠中的一道至尊之力。
??“贫道何等强大,岂会惧怕你们两个……真妙,真妙,你们使用的是什么器物,敢不敢赤手空拳与贫道一战?”
??通灵圣芝感受到金属魔冠散发chu *的至尊之力,脸色吓得发White(颜色bai ),一边后退,同时,调动chu *更多圣道规则,向双臂汇聚。
??“哗啦啦。”
??整个小小世界,充斥着密密麻麻的规则纹路,也不知有多少万道。
??“镇海印。”
??通灵圣芝的一双小小手掌,向虚空一按,顿时,一片紫色神圣古海的虚影显现chu **| lai |*,与金属魔冠碰撞在一起,爆发chu *惊天动di 的轰鸣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