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

作者:飞天鱼

文字大小调整:
??七星神苓上面只剩**2 pian**叶子,一片炽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如huo *,犹如是一轮烈(曰)ri ;一片皎洁阴冷,似一轮明月。
??要知道,神土药园的外围,布置有一层层阵法,可以阻隔外人闯入jin *去。
??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张若尘才放心将神药和圣药留在乾坤界,希望经历开天辟di 的洗礼,药* xing *会变得更强。
??谁能料到,它们居然千方百计的破开了阵法?
??“失策啊!”
??张若尘rou了rou太阳*,努力让自己冷静↓*| lai |*,道:“神药的药力何等庞大,就凭它们的修为和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身,怎么可能承受得住?”
??以前,张若尘没有吞服神药最大的一个原因,就是因为承受不住神药的庞大药* xing *。
??此刻,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也是站在药园里面,一条雪White(颜色bai )的尾巴在臀部↓方摇曳,道:“天di 初开,混沌诞生。天di 规则会发生剧烈的变化,凡是待在乾坤界中的生灵都会得到一次从后天到先天的洗礼,在这个过程中,是可以消化掉神药,不用担心被撑得自爆。”
??“也就是说,你也有份?”张若尘道。
??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的小嘴一抿,并没有否认,道:“White tiger(bai * hu )叶子是被我吃掉。”
??张若尘感觉到头很疼,道:“你一只猫吃什么White tiger(bai * hu )叶子?”
??“White tiger(bai * hu )叶子代表着力量,吞服了它,我可不只是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身成圣* na *么简单,以我现在的体质,在太古遗种之中,应该也算是最顶尖的存在。”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道。
??与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继续交谈,张若尘得知青龙叶子是被锅锅吃掉,玄武叶子是被魔猿吃掉。
??幸好七星神苓最重要的**2 pian**叶子还在,否则,张若尘很有可能真的会被气得吐血。
??张若尘分别给锅锅和魔猿传音,让它们到接天神木的树↓与他会合。
??张若尘和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先一步赶了过去,站在树↓,只见,接天神木变得更加米且cu 丬士ang 和茂盛,树gan 一直耸入jin *云层,散发chu *无比强大的气息。
??它的每一片叶子,似乎都在呼xi 口及,吐纳chu **| lai |*的,竟然是木灵圣气。
??要知道,在乾坤界中,五行之气可以相互转化,木灵圣气可以转化为huo *灵圣气,huo *灵圣气可以转化为土灵圣气……
??五行转化,生生不息。
??也就是说,在乾坤界中修炼的生灵,可以直接xi 口及收圣气修炼,而不像昆仑界中的生灵,只能xi 口及收天di 灵气。
??在昆仑界,只能修炼到鱼龙境的修士,在乾坤界,很有可能就能修炼到半圣境界。
??换一句话说,乾坤界的世界品级,比昆仑界还要* gao *一些。
??当然,昆仑界也曾无比辉煌鼎盛,远超现在的乾坤界,只是接天神木被斩断之后才没落。
??最近昆仑界的天di 规则正在发生改变,很有可能会诞生chu *新的天di 灵根,新的大di 圣脉,甚至是新神……一切皆有可能。
??现在就说乾坤界的世界品级* gao *于昆仑界,显然是不准确。
??唯一不可否认的一点,现阶段,乾坤界的修炼环境,的确是远远超过昆仑界。
??张若尘问道:“成圣之后,你的记忆恢复了多少?”
??“恢复了一半左右,还有一些记忆依旧很模糊。”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说道。
??张若尘将她的记忆源珠取chu **| lai |*,扔了过去。
??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接过记忆源珠,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略微感觉到诧异,道:“我偷吃了神药,你非但没有降↓罪责,竟然还将记忆源珠还给了我?”
??张若尘背着hands(* shuang * shou *),道:“偷吃了神药,的确是重罪。不过,明宗现在的各种赏罚体制还不健全,所以,你此次犯↓的错,就暂时不追究。等到你↓一次再犯错的时候,一并惩罚。”
??神药已经被偷吃,张若尘总不能将它们三个全部都收jin *炼丹炉里面熬炼?就算熬炼,也未必能够重新将神药炼chu **| lai |*。
??但是做错了事,却必须要惩罚。
??因为,张若尘现在不是单独一个人,而是明宗的宗主。若是没有赏罚制度,* na *么,明宗只会乱成一团,根本不可能崛起。
??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已经加入明宗,发誓效忠张若尘,自然也是明宗的一员。张若尘现在不惩罚她,乃是因为,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在乾坤界中做chu *了不小的功绩。
??张若尘不在的这段时间,一直都是她在管理明宗,管理曾经青龙王朝的臣民,打理得倒是井井有条。
??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吞服↓记忆源珠,曾经的记忆如同潮shui *一般涌*| lai |*,弥补了记忆上的缺失。
??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,只是,眼神变得清冷了几分,道:“原*| lai |*如此。”
??“回忆起了曾经的一切,还打算留在明宗吗?”张若尘问道。
??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的气质变得颇为* gao *冷,眼神变得深邃和睿智,道:“你掌握着一座世界和接天神木,又得到时间和空间的传承,注定是要强势崛起。加入明宗,能够享受到最好的修炼环境,得到最为充裕的修炼资源,我为什么要离开?”
??张若尘点了点头,笑道:“恢复记忆之后,你总算是比以前聪明了不少,像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……不对,应该是猫。”?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道:“我现在就好奇一件事,在同境界,你还是我的对手吗?若是,你比不过我,我为何要臣服于你?”
??“你以为经历了开天辟di 的洗礼,又吞服了神药,在同境界,就能天↓无敌?”张若尘面带笑意,根本不惧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的挑战。
??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本就是太古遗种,体质比魔猿和锅锅不知强大多少倍。
??如今,就连魔猿和锅锅都发生如此惊人的tuo *变,她的提升,肯定更加可怕,想要挑战张若尘,自然也就显得很正常。
??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道:“以我现在的体质和圣道造诣,在同境界,要击败吞天魔龙也不是难事。凭借这一点,还不够资格挑战你?”
??当初,吞天魔龙在《半圣榜》上排名第二,在太古遗种之中,号称无敌。当初的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,远远不是它的对手。
??现在她却有十足的信心击败吞天魔龙,由此可见,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的提升,肯定是相当恐怖。
??“会有机会的,chu *了乾坤界,我一定与你战一场,让你心服口服。”张若尘道。
??张若尘自己就是乾坤界,所以,他的真身根本无法降临到这里,只能以分身的形态chu *现在乾坤界,自然也就无法与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交手。
??接↓*| lai |*,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向张若尘汇报乾坤界和明宗的情况:
??如今,乾坤界中,一共有三千多万人类,绝大多数都是青龙墟界的土着,只有极少部分是昆仑界的修士。
??加上White(颜色bai )黎公主、锅锅、魔猿,明宗上↓一共有十三位圣境生灵,其中实力最强大的,乃是血月鬼王。
??当初,有大批九阶半圣级别的蛮兽和九阶半圣级别的土着被收入乾坤界,经历天di 初开的洗礼,他们之中有一些突破到圣境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??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还不错,就凭明宗现在的实力,已经足以和一些顶级宗门、中古世家叫板。不过,乾坤界还是太过di 广人稀,需要xi 口及纳更多的人类。”
??张若尘在脑海中思考,离开仙机山之后,可以逐步和圣明中央王朝曾经的旧部接触,只要是依旧忠心于他的人,全部都可以接入乾坤界修炼。
??只要乾坤界和明宗壮大起*| lai |*,就是他对抗池瑶和第一中央帝国的资本。
??唯一遗憾的是,乾坤神木图破碎之后,乾坤界的时间流速变得与昆仑界一样,不再有十倍的时间。
??乾坤神木图,毕竟是一件时空宝物,并不是一座真正的世界,有很多局限* xing *,完全没办法与乾坤界相比。
??在昆仑界,一共也就只有不到十件时空宝物,每一件都如同乾坤神木一样,能够改变时间比例。当然,它们都掌握在最顶尖的势力手中,想要得到其中任何一件,都是难如登天的事。
??其中,天轮印,就是所有时空宝物之中最珍贵的一件,甚至远远超过乾坤神木图。
??“必须想办法去混沌万界山夺到天轮印才行,只要拥有它,就能获得三十倍的修炼时间。只有借助天轮印,我才能追赶上池瑶。”张若尘暗道。
??正在张若尘思考接↓*| lai |*的规划的时候,锅锅和魔猿磨磨蹭蹭、你推我让的走了过*| lai |*,显然是知道张若尘召见它们的原因。
??魔猿显得很jin 张,单膝跪↓,颤声道:“拜……拜见主人。”
??锅锅的眼珠子转动了一↓,shen chu *一只爪子指向魔猿,道:“都是魔猿的错,是它从神土药园里面取chu *圣药给我吃,我本*| lai |*不想吃,可它偏要往我嘴里塞,不吃就打我。张若尘,你都不知道,你不在的时候,我每天都要挨十顿饱打……”?“也就是说,你每天都要吃十株圣药?”张若尘道。
??“没有的事,我哪有* na *么大的胆子?都是魔猿强行塞jin *我的嘴里,我不得不屈服,我的个子没它大,根本打不过它。你看,我的胳膊全是fei *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,再看它的胳膊,每一块肌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都比我的身体还要巨大,我哪里fan kang 得了?”
??锅锅& nie (一种手法)了& nie (一种手法)自己胳膊上的软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,顿时,声泪俱↓,似乎真的十分委屈的模样。
??“你……你无耻……明明是你先带头,主……主人,千万别信它,它很无耻,相当无耻……”
??魔猿不善言辞,反复就只是骂了一句“无耻”,被气得说话都结巴。
??“到底是谁带的头,我的心中很清楚。你们两个都偷吃了神药,也就必须要付chu *相应的代价,弥补我的损失。”张若尘道。
??锅锅瞪大一双眼睛,牙齿嘚嘚的直响,吓得浑身一软,瘫在di 上,道:“我就知道,肯定会被扔jin *炉子里面炼成丹药……”
??“完了……完了,当时我就说一定不能偷吃……主人肯定会责罚,你们害死我了……”
??听到锅锅的话,魔猿也被吓得* tui *软,一屁股坐在了di 上,发chu *轰隆一声巨响,大di 都在颤动。
??张若尘看到它们这副怂样,心中更气,道:“我几时说要把你们扔jin *炉子里面炼了?先跟我chu *去,到了仙机山,你们会明White(颜色bai )如何弥补我的损失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